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拆迁丧命与暴富的因和果

2014年3月26日 09: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常晔

专栏<<<

  因对开发商征地手续有异议、声称没拿到补偿款,山东省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在已被圈占的被征地施工入口搭起帐篷,阻止施工。3月21日凌晨,帐篷起火致1死3伤。当地警方初步确认这是人为纵火。

  此事有多种不同的说法,有的已被证实,有的依然朦胧。

  首先,惨剧发生后有传闻说“200警察抢走死者遗体”。但记者实地探访,死者的弟弟表示,“运走尸体是我们自愿的”,亲属们同意警方的建议将遗体拉走尸检。尸检结束后,由亲属自行将遗体火化。死者家属的情绪似乎挺平静,反倒是当地十几个村民阻挠运尸体,这种反差耐人寻味。

  其次,当地政府声称土地出让手续合法完备。但村民却反驳,“去年八九月份,再有十来天玉米就成熟的时候,一伙人突然就把我们玉米给毁掉了”,“没看到征地公告,也没征求我们的意见,也没和我们签署征地补偿协议,这地是怎么批下来的?”在手续的问题上,是否存在“先上车后买票”?还是,村民看到了征地通告,“睁眼说瞎话”?

  再者,有关方面一口咬定征地补偿均已到位,村民却一再向记者表示他们确实没有拿到补偿款。据了解,补偿由几部分组成,一是青苗补偿费340余万元,二是征地补偿费604余万元,三是土地增值收益费1500万元。村支书说,去年4月8日,青苗补偿款已按照每亩2.5万元支付给村民。征地补偿费是每亩4.5万元,村里已按照每亩1.7万元的标准向村民进行支付,还有20多户没有领取,剩余的每亩2.8万元“正在做方案”。而最大的一笔补偿——当地政府在今年2月27日给村里的1500万元土地增值收益费,未予分配。村里的理由是,这笔钱是留给子孙后代的吃饭钱,有要求不让分给村民,这笔钱每年有90万元左右的利息,利息村里可研究分配方案。

  至此,利益纠纷的大致轮廓似已明朗。村民充其量只拿到了每亩4.2万元(包括青苗补偿费每亩2.5万元,加上1.7万元征地补偿),还有每亩2.8万元补偿在“做方案”、1500万元土地增值收益被村里“代管”。不禁要问:几万元的补偿就够使失地的村民“变身”为市民吗?没了土地这一命根子,农民还咋叫农民?至于1500万元增值收益,是谁要求不让分?本金拿不到,只能分利息,利息负利率,农民能不闹情绪吗?

  相对于农民一亩地只拿到几万元,当地政府的卖地收入相当可观——当地国土局官网显示,被征的83.727亩地的招拍挂出让成交价为1.0315亿元,折合每亩约123万元,就算刨去补偿,政府还是拿大头,卖地收益丰厚。

  有人指出,应按市场价给予农民补偿。问题是,市场价已被卖地财政与地产利益集团推高到“珠穆朗玛峰”,卖地者怎会“替他人作嫁衣”?退一步讲,一些大城市近郊的农民“拆迁暴富”,引来酸葡萄心理也表明其中的不合理。而且,“拆迁暴富”的背后必然蕴含着更大的卖地利益,并且将进一步推高房价与生活成本。

  哲人说过,有100%的利润,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的利润,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在处理征地拆迁等问题时,必须遵循法治原则。但只要拆迁与征地裹挟着太大的利益,恐怕就会有人铤而走险。就本例而言,被烧死的逝者与家属,还在等待凶手归案。

专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