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财产新官先公开是在给贪官留后路

2014年3月25日 09:1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选稿:常晔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常纪文近日撰文称,基于我国国情,短期内实现全面财产公开可能有困难,即使强行实施,也可能出现弄虚作假难以被全部发现的情况。因此,可以实行新人新办法,对于新提拔的干部和新进入体制内的人逐年实现公开财产,接受社会监督;而对于未能得到提拔的干部,则通过现行的办法和制度进行反腐。(3月24日《法制晚报》)

  要求官员财产公开的呼声由来已久,但之所以“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根本的问题是有关方面还下不了全面公开的决心,其中有时机不成熟论,亦有先公开新官之见。按照先难后易的设想,先公开新官财产可能会起到一定的效果,但同时也必然丧失官员财产全面公开的最佳时机,甚至不乏有为贪官作掩护留后路之嫌。

  依据常纪文观点,一旦对新人新官进行财产公示,就可以保障新人、新干部的廉洁性,逐步提高体制内廉洁力量的比例,遏制和缩小既有腐败力量的比例。这种制度若实行10至20年,新的廉洁的人不断充实干部队伍和各级领导岗位,形成廉洁的气候,必然挤压和监督旧的腐败力量,就可以逐步把未暴露的腐败分子淘汰出权力队伍。但问题是,我们等得了10至20年的“换血期”吗?真的有10至20年的“缓冲期”,那更多贪官的非法财产早就转移、隐遁、乃至洗白、花光了,那时即使全面公开还有意义吗?

  我们当然不是全然不信现行反腐办法和制度,而是觉得决不能容忍贪官可以暂时不公开财产,既然全球人都知道财产公开是最好的反腐利器和防腐药剂,那为什么要搞选择性公开呢?我们宁可看到再晚一些时候的彻底全面的官员财产公开,也不愿接受对所谓新人新官的选择性公开。如果我们没有理解错的话,常纪文研究员所提到的新官就是新提拔上来的干部,也就是一个副科级而已,不能说他们百分之百的廉洁,但应该说在其被提拔时还没有多少“腐败的成本”,这样的公开与不公开意义并不大,对新提拔的干部几无压力,而对那些在任上的更多“老官”却是极大的安慰。一方面财产不公开比较新官俨然成了一种变相的福利,这与制度执行上的一视同仁是背道而驰的吧;另一方面假如有官员涉贪犯罪,那他也难以在财产公开之列,因为他们不是新官,或为避免财产被公开而选择不被提拔,除非现行反腐办法和制度偶然“打中“他,那他的家庭财产就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被隐蔽,甚至他可以用很长时间进行“自我消化”,何况谁知道10年到20年之后是什么政策呢?

  所以,在官员财产公开问题上“实行新人新办法”的提法,看似是一个突破,实则是在向那些阻止和破坏官员财产公开制度推行势力的妥协,是一种选择性的公开,更是不彻底不透明不公正的公开,不但不可能实现倡导者所提出的“必然挤压和监督旧的腐败力量”的目的,而且相反还会起到延缓“未暴露腐败分子淘汰出权力队伍”的时间,甚至就是变相地为腐败者留足后路,反而成为那些阻止官员财产全面公开进程者的烟幕弹和护身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