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学术休假之困不能由高校突围

2014年3月22日 09: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陆扬

  去年底,北京语言大学人事处在其官方网站上,挂出《北京语言大学学术休假制度实施办法(暂行)》,悄然“试水”学术休假制度。为支持教师学术休假,该校每年投入200多万元,为每个学术休假教师在基本工资、岗位津贴的基础上,再提供每月1500元的补贴。(3月21日《新京报》)

  学术休假是一种“充电式”的制度安排,概而言之,就是高校等单位允许研究者在全薪或半薪的条件下,外出一段时间休假补充能量,避免繁琐的日常工作之困,使休假者能够更多的参与学术交流、探讨和思考之中,既有利于自身能力的提高,有也助开其集中精力多做学术研究。可以说,这是为学术者研究学术提供了平台。

  学术研究是一项需要沉心静气的工作,往往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也正是因为如此,国外的高校才十分重视“学术休假”,自哈佛大学1880年首创以来,学术休假在发达国家的高校已经制度化。虽然教育部早在1996年《高等学校教师培训工作流程》中就对学术休假进行规定,但执行这项规定的只是部分高校,而且落实得并不好,一项政策善意也就成为摆设。

  之所“学术休假”在国内无法实现,一是高校的扩招之后,师资之间的供需出现严重的不足;二是大学的市场化之后,“以经济效益为中心”的办学方针,让学校对学术休假带来的经济损失投鼠忌器;同时由于不愿意为激活休假制度而提供经费支撑,使得教师休假的成本太高,主观意愿不强。三是顶层设计方面,没有相应的配套制度,怎么休,如何休,不休的权利如何保障等等,都缺乏严格的规定和刚性的约束,对学校的履行制度的强制力不足,靠自愿支撑的基础则十分脆弱。

  一校的“试水”其实并不足喜,这恰好说明国外的已然实施百年的制度,在国内还处于苍白的层次。大学之大在于大师,只有拥有一批真正醉心于学术并有所建树的大师,才能让高校成为真正的知名大学。而学术研究成果的产生和大师的涌现,必须要有相应的制度平台。如何真正让学术休假成为产生学术成果的温床,就不能造高校的自我突围,还需要“全国一盘棋”的制度配套。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助理、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徐扬生曾说,“推行学术休假主要是资源问题。谁出钱支持这种休假?国内要执行这一制度,主要要看每个科研单位或大学能否有经济力量支持这种休假。”虽然学术休假的实施主体在科研单位或者大学,但教育主管部门可以制定相应的指导意见,并明确一定的原则。就像“带薪休假”一样,虽然休假安排权在用人单位,但管理者却不是旁观者,其还兼具着指导和督促的作用。

  同样,对于学术休假之困还需要社会的全面参与,无论是休假者,科研机构和高校首先应明确学术休假的必要性,并达成广泛的共识。在此基础上,应当在一些机构进行试点,获取一定的经验之后才进行推广,总之应当有“顶层设计”,并规定时间表和路线图。唯有如此才能解决“有规定无执行”的困局。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