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给野蛮生长的私募更多阳光

2014年3月19日 09:19

来源:东方网 作者:舒泰峰 选稿:常晔

  这也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先行落地的一项改革措施。所有的改革无非循着两个方向推进,一是存量改革,如国有企业的转型改制,计划指令的取消等。另一个方向是增量改革,尊重人的本性,释放人的创造力,开辟出一片新的田地。

  增量改革往往从不合法开始。上世纪80年代,安徽芜湖出了个著名的年广九,他的傻子瓜子红极一时,1984年的时候雇工发展到了103人,成为中国最早的百万富翁之一。但是,当时国家工商局规定,个体户雇工不得超过8个!一时间,争议纷纷,守旧的理论家批评年广久“暴发户”,“新型资本家”,“搞资本主义”。“姓资还是姓社”的争论,从党政机关传到理论界,从芜湖传到省里,从省里传到中央。

  农村改革也是从不合法开始。安徽小岗村的18户农民为了不再饿肚子,秘密分田单干,竟要歃血为盟,做好坐牢杀头的准备。

  珠三角自下而上的城镇化也带有浓重野蛮生长的色彩。四处可见的城中村,遍布各个角落的厂房设施,林立的“贴面楼”、“握手楼”,勾勒出一幅混杂而有活力的城市画面,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突破国家土地制度的结果。

  特区、试点更是中国式增量改革的理论和政策自觉,在这些地方,不用担心掉脑袋,主政者可以做一些突破法律的大胆尝试。

  增量变革依循的不是法律逻辑,而是人性逻辑和自然法则,它没有法律依据,却合情合理。它造就了一个“法外世界”,这个世界多姿多彩,活力四射,同时也枝桠交错、混杂无序。

  所谓改革,便是要将这一个合乎人性的法外世界纳入到法治轨道中来,消除二元分裂,一视同仁,平等竞争,给野蛮生长更多阳光。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之所以赢得广泛的赞誉,恰在于它正视了现实的需求和自发的创造——让市场起到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鼓励金融创新,丰富金融市场层次和产品…...无不如此。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