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学校买卖职称全因制度缺陷?

2014年3月19日 09:19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常晔

专栏<<<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第十九小学被曝校长万元卖职称,该校老师要想评职称,得先向校长买名额。

  职称既是对劳动者专业水平的认定,又与薪酬待遇直接挂钩,自然备受劳动者重视。相对于初级职称“人人有份”、中级职称“努力可得”,高级职称由于具有较高的“含金量”,通常“稀缺限量”,“僧多职少”使不少人“望职兴叹”。既然“以稀为贵”,高级职称评审是否公开公正至关重要。宿州小学校长卖职称,就是发生在高级职称评选中。

  从流程来看,目前职称评审多是下级单位先搞“初审”,符合资格的人都可申请,由“职称评审委员会”对申请人逐一打分排名,进而选出与上级“划拨”名额相等的申请人上报并公示。由于是“等额”上报,在没有异议的情况下,上级通常都会“终审”批准。这样做的初衷是,下级更了解本单位职工的情况,上级则掌握着把关复核的权力。

  问题是,在官本位的积弊下,某些基层单位的小领导也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搞一言堂,或任人唯亲攻守同盟,或以金元交易形成利益圈子。此时,民主监督被虚置,潜规则却成了“明规则”。局外人可能难以理解“劣币驱逐良币”是如何炼成的,局内人却觉得识“时务”才明智。

  就本例而言,买卖职称在该校已“流行”多年,老师们为何长期知情不报?可能的解释是,无论主动或被动,许多买过职称的老师不愿自揭己丑。还有一些人或许担心举报不成反遭打击报复,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群体无意识与耻感钝化还不是最可怕的,为人师表者迷失于最基本的是非抉择,对学生将造成怎样的影响?

  教育主管部门也难辞其咎。回过头看,某些“破格”恐怕很值得追问,“同等条件下优先”更是暗含玄机。当上级部门声称“不明真相”,其实是对审核大而化之的苍白辩解。即便一些职称申请人完全合格,但其宁可向校长索钱就范,也不向上级反映问题,上级部门有多脱离群众、公信力不足不言自明。

  亦如“徒法不足以自行”,如今纸面上的制度与监督规范数不胜数,但这能否成为有效的约束,还是要看具体的执行。就评职称来说,既有公开申报,也有公开打分,还有对外公示,以及上级复核,还要怎么完善制度?我们恐怕不能总是将问题归咎于“制度缺陷”,而是更应思索受制并受益于制度的我们应当如何作为。如果对丑恶“逆来顺受”,公平正义不会“自动到来”。除了表示“违纪查处决不姑息”,有关方面更当严格保护举报者的隐私,强化主动性的审查。只有给制度红线通电,使监督脊梁硬起来,某些人才不敢越雷池。

专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