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许家印摊房企账本,谁来接招?

2014年3月9日 09:46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捷 选稿:常晔

  “许家印的‘吐槽’非常有技术含量”,“他发言的重点不在于抨击地价过高”,“……在于批评各个地方政府的税费冗繁,缺乏统一,办事效率低下。”文章分析,这一相对保守的批评,……既符合目前推进行政体制改革的大气候,也有利于维护开发商自身的利益。(3月8日《南方都市报》)

  那么谁来与许家印“过招”呢?笔者注意到,虽然建部副部长仇保兴、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周伯华、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央行副行长潘功胜等人都在场,但他们均未对许家印的建议置评(3月6日《中国青年报》)。在此,众部委相关负责人的“沉默”可以作多种解读,比如,个人不能回答,把意见带回去研究后再作答复;个人不敢表态,暂不作答;不屑于回答,懒得理;属于其他部门的问题,可以不回答。不论是什么情况,都未免令人遗憾。

  房地产开发审批程序多、手续相当复杂、收费项目特别多,是不争的事实。许家印根据其公司去年的统计,“各种审批费用占到房价成本的11%。最少的地方收37项费用,最多的地方收157项费。”许家印批评房地产审批环节多、审批程序复杂,折射相关部门行政审批之弊。而这又属于简政放权的范畴,批评审批环节过多、审批程序复杂,上符国策、上顺民意,相关部门负责人为何不敢“接招”呢?在场的其他部门负责人为何不予“置评”呢?

  因为,房地产开发涉及利益分配问题,“靠山吃山”的相关部门都是既得利益者,批评谁就会得罪谁,或者本部门也存在简政放权力度不够的问题,害怕批评人会引火烧身,于是有的人即使听到了许家印的抱怨和批评,也不愿意主动接招,甚至身子一偏,躲过了许家印投来的“问题标枪”,当了“沉默”的大多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也佐证了为何“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

  当然,地方政府利益占房价成本的大头,也是相关部门负责人不愿“接招”的原因之一。事实上,审批费用只占房价成本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是土地出让金,据暨南大学管理学院胡刚教授研究的数据显示,土地出让金一般占房价的30%—50%,其次是房地产相关税种目前大约有11种,税费约占房价的13%—15%。两项合计,占房价成本的44—65%。有的人或许觉得,分得利益最多的是地方政府,问题应该由地方政府回应,只分得少部分利益的部门不想卷入是非,所以,许家印“出招”,在场的政府部门没有人“接招”。

  政府利益占房地产的5—7成,是房价高企的主要因素之一,所以,政府不降低收益分成,却又大力调控房价,是自相矛盾的,也是楼市调控的“死结”。

  资本的属性是攫取最大利润,但政府应该执政为民、让利于民,不能与民争利,否则,即使对房企的约束力度再大,也调控不了楼市,遏制不不了房价,实现不了“居有所住”的民生目标。因为,房企会把政府利益转嫁给消费者。当下这个问题被抛出来了,那么谁来接招呢?公众拭目以待。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