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王岐山为何要赞陈道明?

2014年3月7日 17:2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为忠 选稿:项凌

  据《法制晚报》消息,6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听人艺院长张和平谈到《喜剧的忧伤》的演员陈道明、何冰每场演出费是税前1500块,而一集电视剧则十几万至五六十万。王岐山说:“这些腕儿到这儿来,要的就是甘于清贫。”(人民网北京3月7日电)

  《喜剧的忧伤》引起人们的关注,除了火爆票房之外,印象最深的恐怕还是陈道明突然发高烧病倒,在首都剧场发生了感人的一幕。陈道明的态度一直比较坚决,“我要是不演,对观众太残酷了。”目睹了陈道明用虚弱的声音对观众说:“实在无法保证演出质量,非常抱歉。”的那一幕时,现场的观众被感动了。剧场里没有一句怨言,而是报以尊重的长久的掌声。陈道明和北京人艺并没有食言,不仅在北京,原定在上海的八场演出,康复后的陈道明都出色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现在才知道,陈道明患的是肺炎,应该要静养一段时间,但是,如果这笔演出“债”如果不偿还,陈道明是养不好病的。这就是“戏比天大”的含义。“戏比天大”这四个字出自戏剧大师、北京人艺首任院长曹禺。在北京人艺的排练场内,悬挂着“戏比天大”四个大字。这正是北京人艺60年来凝结的艺术之魂,激励着人艺的演职人员时刻保持对艺术的敬畏之心。

  记得在上海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现场有媒体记者问起陈道明演这部话剧的报酬问题,陈道明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我拿了北京人艺规定的出场费,至于这个出场费究竟有多少?我想,至今仍是一个谜。陈道明并没有再媒体面前炫耀这个数字,本身就体现了一种对话剧艺术的敬畏之心。这正如王岐山所言:“这些腕儿到这儿来,要的就是甘于清贫。”“这儿”是话剧舞台,是艺术的“清贫”之处。为此,作为一位话剧爱好者,我们对甘于“清贫”的话剧艺术工作者致以崇高的敬意。

  相比影视剧,话剧舞台上很难见到大腕的身影。这也与低报酬不无关系。像陈道明这样的大腕,能够接受一场演出只有税前1500块的报酬,而且这台戏只有两个人的演出,是很吃功夫的一台戏。如果不是为了话剧艺术,只是想着出场费,陈道明是不会来的。话剧舞台现在并不景气,需要有更多的陈道明这样的大腕为话剧舞台增添明星效应。而据我所知,现在有许多明星演话剧出场费是很高的,如此出场费是很难收回演出成本的,这对话剧的发展并不会带来实质性的帮助。

  现在,艺术走向市场,一个毋庸置疑的客观现实是,经济利益至上,急功近利,是当前文艺创作生产面临的主要问题,这也成为被诟病的现象。精品力作的创作生产是艰辛的劳动创造过程,凝聚着创作者的辛勤付出和心血智慧。文艺创作者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潜心创作,精益求精。

  陈道明在《喜剧的忧伤》中表现传递出正能量,无疑为我们的演艺界树立了一个标杆,值得点赞。当然,我们的艺术家更应该从纪委书记的表扬声中看到自己的差距,精品力作并不是用钱堆出来的,而是要有“经得起诱惑”和“耐得住寂寞”的精神状态。现在,文艺界最缺的就是这一点。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