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高铁票价不高,是工资低",逻辑真霸道

2014年3月7日 09: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捷 选稿:陆扬

image

相关评论:高铁票价高不高应找准参照物  

    5日上午,众多媒体记者在人民大会堂前围住了全国人大代表王梦恕。作为中国中铁副总工、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现在的高铁票价不高,在合理区间,“大家认为票价高是因为工资过低,应该要求把工资提高。”(3月6日《现代快报》)

  王梦恕说这番话,目的无非是想证明高铁票价的合理性,从而维持高票价。可笔者听了王梦恕的解释,不但无法理解高铁票价高的理由,反而使人更加坚信高铁票价高的不合理性。

  表面上看,高铁票价高不能怪高铁,要怪工资太低。后半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是有的人坐不起高价,是因为他的工资太低,怪不得高铁;二是全社会的工资收入太低,是社会的责任,比如,企业没有给员工涨工资,这也不能怪高铁。但是,深层次看,相对于高铁的高票价来说,社会工资太低,可以反过来看,也就是说,在社会工资太低的现实情况下,而高铁的票价这么高,即高铁票价跑到社会工资收入前面去了,进而言之,高铁票价与社会工资收入水平脱节了,超出了百姓的承受能力。

  话说到这个份上,高铁部门要反思:高铁要如何发展才能使票价水平与百姓的承受能力相当呢?这是市场开发问题。窃以为,高铁发展要降低成本。那么如何降低高铁的成本呢?有两个路径:一者,降低高铁路线建设及高铁生产成本;二者,降低高铁的管理成本,即以双管齐下的办法降低高铁票价,使之达到百姓可以承受的范围,提高高铁的上座率,减少亏损,或者增加利润。

  那么高铁为何不从市场入手,降低成本,而是坚持高铁票价呢?笔者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不可否认的问题是:其一,铁总为了高铁发展快等政绩,求量不求质,没有下决心降低建设和生产成本,同时,有了高铁的“量”,可以掩盖“质”的问题,铁总当然不会考虑“质”的问题;其二,即使亏损,亏的是国家的,不是相关负责人的,不用个人买单,也不会被追究责任,即,亏损与相关负责人没有直接利害关系,当然不心疼;其三,高铁处于垄断地位,也是高铁不求质,即没有动力降低成本的原因之一。

  种种情况都“出卖”了铁总,也反证高铁票价不合理,但王梦恕却责任推卸给“工资太低”,其逻辑真霸道!

相关评论:高铁票价高不高应找准参照物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