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乌龙的"扛盾看诊"与暴力的"押医游行"

2014年3月7日 09:2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陆扬

image

  昨天,微博流传着一张“长征医院医生扛盾牌看诊”的图片。图片中,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右手写字,左手持半人多高的盾牌,旁边坐着一个看似患者的女孩,让网友吐槽“好笑又心酸”。昨天,记者来到上海长征医院采访得知,“盾牌看诊照”系医生私下玩笑摆拍的个人行为,医院并未为医护人员配发任何防暴设备。(3月6日《新闻晨报》)

  虽然“扛盾看诊”最终只是个乌龙事件,但院方为加强安保而配备防暴设备,却是不争的事实。在医患信任下降,医患关系紧张的情况下,这样的行为难免会让人产生丰富的联想,并因此放大信息的负面性,并导致信任度的下降。因为透过此,一直把自己视为弱者的患者,会理解成此举是“以暴制暴”的升级,从而对自己的权利能否获得尊重与保护心生忧虑,并因之固化心中已有的偏见。

  这样的随意性没有考虑到由此带来的后果,属于不负责任的做法。时下,医患关系的紧张状况,除了身体上的伤害,还有人格上的污辱,对立与冲突有不断升级的趋势。比如近日,据潮州中心医院医生爆料,该院消化内科收治一酒后急性酒精中毒患者,因抢救无效死亡;当天中午家属纠集了100多人,押着当时的值班医生在医院内游行,边走边喊:“就是这位医生害死了死者”,被游行的年轻医生边走边哭,持续约半个小时。

  这样的场景令人唏嘘,原本的维权人却成为伤害者,手段上的非法性不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将自己置于一个尴尬的角色。原本合理表达诉求并非多复杂的常识,然而在现实中却变得弥足珍贵,大量的伤害和辱医案的发生,根源上还是法治不彰的表现。在维稳的心态之下,很多行为并没有被纳入法律范畴进行有效规范。虽然乌龙的“扛盾看诊”与暴力的“押医游行”本身并无关联性,但不计后果也是两者呈现的共性。

  若是要根治“暴力维权”的现象发生,就必须同时消除“扛盾看诊”的防范心理。信任问题还得信任办,只有以开放、包容与互信的姿态去换位思考,并有效规范自身的行为,才可能获得对方积极的回馈。业内人士认为,缓和医患关系要增加老百姓对医疗服务的认同,同时医生也要增强服务意识,提高职业素养,双方应破除那道“不信任”的心墙。而要实现这个目的,需要医患双方共同努力,患者不能越过“押医游行”的法律红线,而医生也不必有“扛盾看诊”的矫情。在时下激张的医患关系下,任何可能带来误判和误解的行为,都应当受到限制。

  其实,无论是“扛盾看诊”,还是“押医游行”都无以解决问题,反倒会导致矛盾升级,对立尖锐。没有内心的和谐就没有行为上的理性,解决问题的途径不在于自话自说,最终还得回到法律和规则的轨道上来。调解医疗冲突的一切手段,都应当坚持“方式法定”的基本原则。在法律和规则的框架内解决问题,才是解决矛盾与冲突的路径,也是社会管理的终极出路。时下,除了对“押医游行”进行治安处罚外,对“扛盾看诊”的乌龙事件,也应给予道德谴责。唯有双管齐下,才能起到警示和教育作用,并让各方对自己的权利、义务有清醒的认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