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公款"垫付"城管醉死,诸多信息仍不对称

2014年2月23日 09:18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捷 选稿:常晔

  20日午夜,湖北罗田县委宣传部通报了此前网络曝光的该县干部斗酒死亡事件,建议免去酒宴举办者、个体工商户肖飞进的县政协委员资格,并对参加酒宴的所有党员干部在全县给予通报批评,对其所在单位负责人诫勉谈话。与此同时,罗田县纪委还责成县城管执法局追回向斗酒死者家属垫付的款项。此前,曾有网友发帖称,罗田县干部斗酒致人死亡,私下动用了公款赔付。(2月22日《南方都市报》)

  个体户肖飞做生日宴,请客一些官员包括城管丰勇等到场喝酒,结果丰勇斗酒死,城管用公款“埋单”,舆论一质疑,就说是垫付,如果舆论不质疑,又会是什么情况呢?不得而知。且不论垫付行为是真是假,令人疑惑的是城管局为何乐意用公款为个体户请客醉死垫付赔偿款?官方通报称“县城管执法局出于社会治安稳定的需要”(20日荆楚网)。这样的解释让人费解。这是典型的民事纠纷,与城管局毫无关系,也扯不上公款赔偿或垫付,而应由死者家属依法向事件责任人索要赔偿金。

  在笔者看来,城管丰勇赴个体户肖飞的私人生日宴,是城管本人与举办生日宴者肖飞之间的私事,按常理,肖飞作为举办生日宴的主人,是城管丰勇醉死的第一责任人,赔偿丰勇家属的款项应该由肖飞垫付,肖飞再根据现场喝酒、劝酒的情况追偿,城管局为何说“我来垫”呢?究竟是肖飞没有钱,还是肖飞不愿意赔偿呢?由于信息不对称,公众不得而知。

  退一步说,假设城管局是为了平息事态,解决眼前的困难,先行垫付赔偿款,那么有一个问题是可以摊到桌面上来谈的。既然城管局声称是垫付赔偿款,那么城管局是替谁垫付赔偿款,又是怎么协商的,应该有一个协议过程,并有协议书,城管局应该把协议过程和相关协议书展示给公众,消除公众怀疑城管局用公款替“斗酒死”买单的质疑。对此,城管和纪委调查回应都只字不提,既留下了一片信息空白,也让公众好生奇怪。

  每次遇到同政府部门有关的事件,往往都有维稳的说辞。仿佛只要与维稳有关,不论怎么花公款,花多少公款,个个底气十足。维稳不是一个筐,别什么都往里装。城管以个人名义赴私人生日宴醉酒死,与城管局没有丝毫直接关系,除非死者家属抬尸取闹,影响社会秩序,城管局受政府安排安而出于抚家属的职责,先期垫付赔偿款以外,用不着城管局急于替个体户垫付赔偿款。所以,此事必有蹊跷。但由于诸多信息不对称,背后到底有何文章,是个谜。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