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警惕刘汉那样的"新乡绅"在农村冒头

2014年2月22日 09: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冯创志 选稿:陆扬

  媒体云,原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刘维等36人,因涉嫌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以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经营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等21项罪名,被检察机关依法提起公诉(见新华网2012年2月21日)。对于刘汉的曝光,媒体一片叫好。

  令人玩味的是,主流媒体在揭露刘汉犯罪面目时这般称,刘汉是国人熟知的,他捐建的“刘汉希望小学”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屹立不倒,被誉为“最牛希望小学”。刘汉还有四川“首善”之称,曾连续三届当选为四川省政协委员、政协常委,拥有的个人荣誉称号多达20余项。读着这段文字,笔者脑海马上涌现一个媒体近来不断提起的新概念:新乡绅。

  对于“新乡绅”,在14届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有几位闻名企业家谈到了“乡愁”,并称,有乡绅就留得住“乡愁”,没有乡绅就留不住乡愁。而南方一个媒体则据此发出一篇社论要求催生“新乡绅阶层”。何谓“新乡绅阶层”?有媒体概括,拥有一定的财富或创业能力,乐善好施,在当地具有一定威望的乡村人士。对照刘汉这位1965年生于四川广汉的教师家庭的能人,所拥有的光环,恐怕也是一个“新乡绅”吧!特别是他的四川“首善”之光环,谁能想到他背后的罪恶?这就是某些所谓乡绅的特征。表面行善,背后刀向平民百姓,刀向国家与集体利益。也就是说,这类所谓“乡绅”,挂着行善招牌,干的是违法乱纪,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的勾当。

  只要到公众中去调查研究一番,这类所谓的“乡绅”不难发现。问题在于,为何像刘汉那样的涉黑人物非要处处称善,以新乡绅面貌出现?这是因为,称善、赞善、扬善、行善毕竟是社会主流。一些涉黑人物要取得公众信任,需要装扮,以行善面目出现恐怕就是由此而来。但假的就是假的,伪装的应当剥去。当着刘汉之类的人们作恶多端暴露之际,其身上的行善光环就会同时被扯下来,还其本来面目。前不久,有人对30个犯罪组织的统计表明:这30个犯罪组织的首犯或骨干中具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乡镇干部、企业或协会负责人等合法身份和享受特殊待遇的有13人,占42.2%,其中乡镇基层干部占10%。农村黑恶势力对基层政权和社会的侵蚀,可见一斑。当个别黑恶势力控制和把持基层政权后,其对人民群众的正当利益诉求往往采取压制、不作为的态度,这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威信及其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激化了人民群众与基层党组织和基层政府的矛盾,导致“群体性事件”、“越级上访事件”多发。另外,一些地方的农村黑恶势力采用威逼、利诱等手段,操纵选举,歪曲民意。因此,对于某些自称的“乡绅”,或被某些媒体捧红的“首善”,需要保持几分谨慎与警惕。

  从刘汉涉黑作恶的过程来看,至少在2009年1月就出现杀人案,而策划者就是刘汉的弟弟刘维,而刘汉则千方百计进行包庇。问题又在于,为何2009年1月就发生的涉及刘汉家庭的重大案件,当地的党政机关和政协机关都不闻不问,居然让刘汉连当几届的四川省政协常委?这只能说明,在选择政协委员方面,一些环节出现了漏洞。实际上,像刘汉那样作恶涉黑的人进入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行列已不是个案。在一些基层领导心目中,政协委员就要挑选那些有头有面的企业家,而不过向其政治背景社会阅历以及背后的生活情况。这也是令刘汉之类涉黑人物不断披上光环的滑稽所在。

  涉黑人物刘汉终于还其本来面目,值得人们好好研究。治理农村也罢,还是治理社会也罢,执政党已出了诸多从实际出发的好政策好例律。笔者认为,在时下农村,需要通过贯彻一号文件全面推进农村改革,弘扬核心价值,弘扬正气抵制斜气,一切依法办事。这样,刘汉那样的靠关系手段去钻营就难以奏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