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重奖李娜,不必有先入为主的偏见

2014年1月29日 09: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陆扬

image

相关评论: 湖北重奖李娜是挥霍纳税人钱财 

  27日中午,省委书记李鸿忠,省长王国生,省委副书记张昌尔等,在武汉会见了刚刚返回家乡的澳网女单冠军李娜及其丈夫姜山,并代表省委、省政府奖励李娜80万元人民币。李鸿忠称赞李娜为祖国和家乡人民争了光,代表家乡人民欢迎她载誉归来,向她的家人表示问候和感谢。(1月28日新华网)

  副省长接机,省长和省委书记亲自接见,如此高规格的待遇已成荣誉标签。跟上次相似,80万元的奖励再度引起了舆论关于程序性和合理性的质疑。凭什么奖,该不该奖,有没有通过相应的程序等等,都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更有论者认为,一方面李娜并不缺钱,这样的奖励并没有实质性的意义;另一方面钱是纳税人的,不能没经过程序说奖就奖;同时,钱应当用于更需要的地方,比如基础体育,比如青少年的培养等等。

  不过就此认为质疑合理,奖励不当未免有失偏颇。作为一种激励手段,奖励的作用不用置疑,其以常态化的形式在各个领域得到了体现。比如对道德模范有奖励,对创业先进和奖励,对科技工作者的奖励。国家最高科技奖高达500万元,而诸如“最美教师”之类的道德模范,同样获得了不菲的现金奖励。在一些地方,“优秀教师”可能获得轿车甚至住房,何以教师、科学家等人可以获得奖励,而优秀运动员就不可以获得呢?

  在奖励的程序性上,所谓的“未经纳税人同意”之类的说法,其实并非经得起推敲。事实上,正如一些地方设立专项的科学奖那样,“运动员奖励基金”同样存在,纳入了财政预算并经过了人大审议的通过,其使用程序就不存在问题。就如同为了更好的查处举报,对举报人员进行重奖一样,奖给谁自有相应的程序设计,总不能说奖给甲不奖给乙就属于程序不当。

  此外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是,抛开李娜这样的特例之外,还有很多运动员并没有走出职业化之路,同时由于我国实行的是“举国体制”,采取的是计划时代的模式,无论从经费投入还是人才培养的模式上,都与国外的体系完全不同。运动员在其间的付出与收获,其实往往并不成正比,与国外的“职业化”相比,国内的运动员还属于“体制内”,即便像李娜这样的“独自上场”的运动员,也正如相关评论所说的那样,其成功“离不开国家队,如果没有当年国家的‘赞助’,李娜很难顺利走到今天。”更何况,李娜出国比赛,无论成败代表的依然是整个国家,其争得的荣誉也属于国家,给予其精神奖励和物质补偿并不为过。

  如同按照同一种程序逻辑,那么即便把这些钱用于补助那些未得奖者,是否就可以获得民意的放行呢?因为严格的说,奖励也好,补助也好,都应当是师出有名,并经过相应的程序流程,否则就没有最基本的结果正义。程序公正和结果正义,应当结果起来看,并要抛弃相应的情绪与偏见。有质疑精神固然可贵,但如何质疑却是种能力与素养。如何看待和质疑对李娜的奖励行为,客观说也是社会成熟度的检验。

相关评论: 湖北重奖李娜是挥霍纳税人钱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