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主义中人徐友渔

2014年1月15日 13:42

来源:东方网 作者:萧三匝 选稿:常晔

  正是由于人心荒芜,80年代爆发了“文化热”,各种各样的思想文化群体不断涌现,知识界山头林立。最有名的山头是以汤一介、杜维明、李泽厚、庞朴等人为代表的中国文化书院,其宗旨是要复兴中国的传统文化;以包遵信、金观涛、刘青峰为代表的“走向未来”丛书编委会,其特点是将自然科学理论引进社会科学领域,并构建一套宏观历史叙事;以王元化、王若水为代表的新启蒙学术思想集团,主张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反对极左思潮;还有一个山头是把西方当代的社会科学引到中国来的人。

  徐友渔参与创办的是“文化:中国与世界”编委会。这是一个由中国社科院和北大1981年到1984年毕业的研究生组织发起的山头,代表人物有甘阳、徐友渔、陈嘉映、周国平、钱理群、陈平原等。这批人气味相投,心高气傲,定位是引进20世纪的人文主义思潮。徐友渔与甘阳当时都认为,真正为中国未来计,应该先学习、借鉴,而不是一开始就要提出中国该怎么办的蓝图。正如梁启超所说,中国人可能在一二百年之内,甚至二三百年之内就是要翻译书,先慢慢的把世界文明的东西了解清楚之后再来说事。他们当时就是想花几十年时间安安心心地翻译书。在社科院主办的杂志上,徐友渔介绍罗素,陈嘉映介绍海德格尔,赵越胜介绍马尔库塞。

  “文化:中国与世界”编委会出了四个系列的书:重磅炸弹叫“学术文库”,就是出20世纪人文主义最重要的经典著作,比如出胡塞尔、海德格尔、萨特、弗洛伊德、马尔库塞的书。这个山头后来也办培训班。在北京办班的时候,居然有一个外地懂6门外语的大学教授来当这帮高谈阔论的年轻人的学生。那个时代的人求知若渴的现象,今天的人们是万难想象的。

  几大学术山头虽然都支持改革,但都没有仅仅停留在配合改革、为改革摇旗呐喊的阶段。学者们自认为比体制内的理论家考虑得更长远,他们希望引领中国走上人类文明的普世道路,改革开放为他们的努力提供了可能性与机遇。

  表面的繁荣也没能挡住历史规律:思想运动深入发展的必然结果是,走向分裂。法国的启蒙运动如此,中国80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也是如此。这群人最后在思想、个人感情、人际关系上都彻底分手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