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人民币外升内贬提醒民生政策发力

2014年1月14日 09:45

来源:东方网 作者:胡艺 选稿:常晔

  2013年12月末,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0969,在2005年7月21日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为8.2765。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35.7%。对于出国留学和旅游购物的人来说,人民币更值钱了。但更多没出国的中国人,没有这种“赚”了的感受,体会到的却是人民币越来越“不值钱”——8年来,国内很多商品的售价都已翻了几倍。国内CPI年均上涨3.1%,人民币呈现对外升值、对内贬值的现象(1月13日《京华时报》)。

  虽说人民币对外升值对于同胞出国消费有利,但是人民币对外升值只是一个汇率观念,并不会提高国内民众的现实购买力。对于基本不出境消费的人而言,人民币升值的好处基本体会不到。而人们对人民币对内贬值的感受真真切切。

  数据显示,2013年12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2.5%,近几年公布的CPI上涨鲜有超过5%的月份与年份。但是民众对此难以感同身受,普遍感觉“钱不经用”。8年来,国内很多商品的售价翻了几倍,就是佐证。物价长期高位运行,通胀压力尚存,居民水价、电价阶梯式改革,天然气涨价,掣肘了民众生活质量提高。特别是年终之际,以鱼肉禽蛋为龙头的物价持续上涨给民众带来很大的生活压力。再加上中小企业面临发展困难,不少居民收入水平滞后于经济发展速度与物价涨幅,货币购买力下降,民众生活质量与消费信心受到了冲击。

  针对于此,相关部门出台政策措施,在继续平抑物价的同时,做好“提低”工作。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显得十分重要。用人单位也要拿出为职工涨工资的诚意与行动。

  当然,工资到底该不该涨,如何涨,需要政府做出一揽子的制度安排,有待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在公平的劳资平台上协商与博弈。政府提出工资倍增计划,划定工资指导线,是一条途径,但是政策关键在执行。全面落实工资集体协商制度,通过政府的强大执行力督促企业履行社会责任。让劳动者工资与企业效益、经济发展同步,把物价甩到收入的背后,十分重要。

  但是,有消息说,酝酿已久的《工资条例》受到了企业抵制,理由是企业不景气,税费负担过重。在2012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表示,如果不偷税漏税,九成企业可能倒闭。表面上看,这种观点有点耸人听闻,但是也道出了企业税费负担过重,特别是中小企业生存艰难的现实。

  因此,政府应该通过实际行动帮扶企业。特别是经济效益不好的企业与中小型民营企业,要让他们给员工涨工资,政府更应体现责任担当。笔者注意到,中央出台了一些减税措施。比如,上调增值税和营业税起征点,对金融机构与小型、微型企业签订的借款合同免征印花税,对微型企业免征22项行政事业类收费。对月销售额2万元以下小微企业免税。等等。但是从企业发展现状来看,中小企业压力仍然很大,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减轻企业税费负担还须继续发力。

  此外,政府还要给企业提供资金、技术支持,破解部分民营企业的融资难题,避免部分小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通过减税、融资等帮扶努力,帮助中小企业、困难企业提高竞争力与利润空间,有利于企业产业升级换代,应对经济转型,也有利企业摆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加薪困扰,消解民众的物价焦虑感。

  政府在“提低”的同时,还要“限高”。人社部发布的2011年《中国薪酬发展报告》显示,我国企业工资分配的结构性问题突出,企业高管收入增长偏快,部分高管水平过高。部分行业工资水平增长过快,水平过高,部分行业企业高管年薪上千万元。而两成职工五年未涨工资。因此,对于效益好、工资高的企业尤其是国企高管,政府要加强收入分配调节,打破既得利益格局,规范企业高管薪酬,抑制部分行业企业工资水平过高、增长过快的趋势,缩小贫富差距。

  政府除了做“加法”以外,还要做“减法”。比如,压缩“三公消费”与行政经费,切实管好豪华楼堂馆所;再比如,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加大公共事业投入,补齐公共服务与社会救助短板,提高公共服务水平,也是在帮助民众纾解人民币贬值的压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