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当童工有肉吃"是对谁的鞭策

2014年1月7日 09: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常晔

  深圳一家电子厂被举报涉嫌非法使用数十名童工,其中大部分是来自四川凉山十多岁的小学女生。这些“童工”每天工作12小时,每月固定工资仅2000元。在被有关方面送回老家时,孩子们却不乐意。一个女孩说“在这有米饭和肉吃,回家只能吃土豆和玉米”,“我不想回家”。

  这必然会使人产生强烈的心理冲击——把孩子们送回老家,他们的境遇可能会比做童工还差;而法律又不允许他们继续“打工生涯”。十三四岁的孩子本该在学校上学,感受父母的宠爱,但他们却已外出打工,甚至不愿被“解救”,真应了那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苦涩与无奈的背后,是他们的家乡以及他们的家庭依然贫困的严峻现实。

  虽然国家已实施九年义务教育,但每个孩子每年几百元的学杂费,还是让年人均收入只有两三千元的贫困地区家庭犯难。许多家庭有两三个孩子,计划生育的落实情况暂且不表,但生活负担极为现实地令一些孩子刚识字便辍学。一些家长觉得,让孩子外出打工挣钱,既能贴补家用,还可开阔眼界。孩子们之所以不愿回家,除了城里人看着都心酸的“有米饭和肉吃”之外,过早地见了“大世面”的他们,恐怕也接触了“读出无用论”,能不能再适应贫困的家乡,可否再融入升学率远低于城市的农村学校,都是问题。

  所以,尽管当地政府已为他们联系了学校,但在客观环境没有大的改变的情况下,人们还是会担忧这些孩子可能会二次辍学,再次走上“谋生之路”。更大的疑问是,“娃娃打工”只是个案吗?凉山以及其他贫困地区,是否还有别的孩子身在异乡艰难“讨生计”?贫困地区的管理者难道此前对“娃娃打工”毫无耳闻?如果只是“曝光一起,处理一起”,算不算头疼医头?

  数据显示,自1986年以来,凉山州有12个县先后被列入国家或省级贫困县,有关方面的扶贫历史已有27年。旁观者不知道凉山的扶贫成效,也不知道凉山的扶贫资金被用在何处,更不知道凉山的政府办公楼是什么样子,但人们看到了有媒体曝光凉山有人卖亲生孩子、有许多孩子没鞋穿、连米饭都没的吃……

  当我们2011年宣布“十年扶贫开发成绩突出,贫困人口减至2688万人”之后,更当思考的是那些仍处于绝对贫困中的人们。这些人的脱贫受制于资源、环境等各种短板,注定会成为扶贫攻坚战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发展的确需要时间,但有些现实问题必须处理。儿童在家生活反而不如去血汗工厂受剥削,不管怎么说,都是当地管理者之耻。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