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虚拟诅咒到真实施暴有多远

2014年1月2日 09:3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奚旭初 选稿:常晔

  昨日,河南平顶山市民郑女士向大河报记者反映,称最近平顶山一些小学周围商店“校园诅咒卡”热销,不少孩子都在购买、玩耍,会在卡片上写下所要诅咒人的名字,家长担忧卡片上的内容不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学校认为没法阻止学生购买,只能劝导。(1月1日四川新闻网)

  “校园诅咒卡”在手,想诅咒谁就在卡片上写下谁的名字,这个招法和前几年流行的“巫毒娃娃”如出一辙。所谓“巫毒娃娃”,就是一个麻绳做的娃娃。买“巫毒娃娃”的孩子娃娃假想为自己不喜欢的同学,在其身上扎针,指望冥冥之中的应验。这样的把戏在旧时的市井坊间就被一些人用来泄愤。然而近年来却被孩子“继承传统”,当成了“清除异已”的手段。而比之于单个的“巫毒娃娃”,“校园诅咒卡”几角钱就可一叠,“诅咒”的对象可以面广量大,这是

  怎样的一个演变?

  无论是“巫毒娃娃”,还是“校园诅咒卡”,谁也不会相信这种荒诞不经的事情果真会有“咒谁谁就倒霉”的“神秘力量”,但是从中折射出的一些孩子的畸形心态,却不能不让人实实在在地感到了忧虑。今天一些孩子缺乏爱心,缺乏同情心,待人接物冷漠甚至冷酷,已是不争的事实。“校园诅咒卡”为学生热买,恰又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孩子把得罪自己的某一个同学写进“校园诅咒卡”,虽是虚拟的把戏,寻找的却是施暴的快感。然而在“精神施暴”中越陷越深,离开“肉体施暴”还会有多远的距离呢?

  近年来,一些地方接二连三出现“暴戾孩子”,女孩毒打幼儿,并把幼儿扔出电梯;14岁男孩杀死了8岁女孩;有调查表明,我国有暴力倾向的儿童正呈现低龄化特征,小朋友之间有了矛盾,有的孩子把暴力当成是解决问题的方式;而在一些中学,一群孩子围殴一个孩子的情形也屡有所见。这一切都告诉我们,从虚拟的诅咒到真实的施暴,并不遥远。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孩子身上的病态,根子可以从家长和教师哪儿找到。有些家长,一直给孩子灌输的就是睚眦必报。孩子与同伴闹了矛盾,回头与家长诉说,家长不但不善言劝导,反而恶语唆使:窝囊废,你没长手是怎么的,不会削他?而教师对所谓“差生”的歧视甚至体罚,伤害的又何止只是“差生”;在一个充满歧视、冷漠,蔑视友爱、尊严的环境中,哪一个孩子的人格不会被扭曲?家门之内有家长如此“耳提”,校门之内有教师这样“面命”,天长日久,孩子又会向何处潜移,朝哪里默化?

  如果说“校园诅咒卡”也是一面镜子,那么我们不能不问我们的一些家长和教师一声:当你们看到“校园诅咒卡”在孩子们中间走红,你们是否还看到了一些别的什么,当你们看到“校园诅咒卡”被孩子用来诅咒“仇人”,你们是否还想到了自己曾做了些什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