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个时评作者的新年期待

2014年1月1日 09: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奚旭初 选稿:常晔

  年末岁尾,回顾与展望、盘点与期待,是社会的主旋律。辞旧迎新之际,作为一个业余时评写作者,自然也有从时评角度得到的一番感受。这种感受,由遗憾与希望交织,既可作逝去之年的总结,也是对末来岁月的愿景。

  2013年写了多少时评,我没有确切统计,但毫无疑问的是,不少所谓时评,其实是大同小异,换了个新闻由头而已。评说的对象不过是从一个同题官员换为另一个同题官员,从一个事件换为另一个事件,从一个地点换为另一个地点,因为劣迹犹如克隆,背景也似翻版,因此说似曾相识燕归来也罢,说死灰复燃也罢,总之都是老面孔。至于评说的路径亦迹近相同,无论是“先说后评”还是“先评后说”,或者“边说边评”,但改来改去也脱不了老套路,无非是析现象,寻原因,开药方——用“重申二字”或许更传神。这种情形确实让人很沮丧很无奈——既是旧病复发,病根是什么早已弄清,该用什么药也众所周知,那么所谓时评,充其量是将老药方再抄写一遍。

  这样的时评,其实已异化为“因时而评”,比如年末的农民工欠薪,比如黄金周的“公车私用”,比如开学时节的严禁乱收费……在“因时而评”的后面,又是多少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除了隔若干时间就重新来过的“候鸟式时评”,还有像“连续剧式时评”。比如前年批评了暴利药,去年仍在批评暴利药暴利药,今年依然在批评暴利药暴利药,一样没完没了“时评”;比如曾经批评了“前腐后继”,仍然还有“前腐后继”要批评;比如曾经批评了“买官卖官”,仍然还有“买官卖官”要批评;而关于“房叔”之类时评,亦是评了又评。在“连续剧式时评”的后面,又是多少制度形同虚设,监管成了稻草人。

  媒体编辑时有抱怨,批评时评作者的文章雷同,缺乏新意。这个批评确实一针见血。事实上,不仅编辑有了“审时评疲劳”,读者有了“读时评疲劳”,作者也同样有了“写时评疲劳”。作为一个业余时评作者,我自知才识有限,难以写出震聋发聩之作,但我也不喜欢总是老生常谈,谈了又谈,谈了还谈,将不过是常识问题的是与非一再重申。告别2013年,作为一个时评作者的新年期待,就是希望走出重复老问题的怪圈,有新的现象、新的题材,可以引发新思考,可以写出真正的新时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