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预算为零,除非"人艰不拆"

2013年12月24日 09:37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旭东 选稿:常晔

  东莞市财政局日前公布,东莞市市本级2013年“三公”经费预算总数为2.1482亿元。其中,36个部门中有市城建工程管理局等21个部门的因公出国(境)费用预算为零。另有11个部门的公务用车费预算为零。(12月23日《南方都市报》)

  “零预算”不是传说,“零三公”或为奇葩。不久前,云南省招标采购局在云南省政府信息公开门户网站上公布的“三公”经费引发关注:2012年该局“三公”经费仅为2700元,今年的预算则为0。东莞市再现多个“零预算”,你我都要“喜大普奔”。公众质疑出于本能,更基于“预算为零”或是乌托邦,在目前情况下,只能在理论上实现,不可能在现实中“生存”;或者,只会在账面上实现,难以在事实中“生成”。“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从“三公”经费公开的艰难起步至今,一路坎坷与颠簸,这么快就抵达“预算为零”的站点,除非“人艰不拆”(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三公”经费进入“立法后时代”。《机关事务管理条例》自2012年10月1日起施行。管理条例规定,政府各部门应当根据工作需要和机关运行经费预算制定公务接待费、公务用车购置和运行费、因公出国(境)费支出计划,不得挪用其他预算资金用于公务接待、公务用车购置和运行或者因公出国(境)。立法,让三公有机会重构“公品质”。有人提出:在致力于打造透明政府的大背景下,“三公”经费应该同时具备“公开公正公信”的新内涵。秉承“公开”的原则,追求“公正”的目标,开创“公信”的未来,这样的“三公”才是公民所期待与信赖的。

  在“三公”经费问题上,要做“减法”,就是要千方百计精减与压缩;还要做“除法”,尤其要除去不合理成分与奢侈元素。“零三公”是不切实际的理想,是“跳起来也摘不到的桃子”。而如果采取“非常手段”来实现“零三公”,就会沦为“用一种形式来掩盖另一种形式”,骨感的背后隐藏着丰满。钱花在刀刃上,更科学更合理的“三公”经费才是追求的目标。有一种“量变”,会引发三公品质的“质的飞跃”;而另一种“量变”,只会加速三公品质的“变质”。对前者的期待,更要对后者的警觉。

  “预算为零”关键在于“权力归零”。“三公”经费主要是权力所为,也是为权力服务;是权力运行使用过程中的成本,也主要由权力决定其含金量。权力只要可以“自肥”,“三公”就不可能“瘦身”。在路径选择上渐成共识:公开透明是基础,接受监督是手段,科学合理是目标。在核心把握上正在探究,或许,只有当“权力归零”之后,并且,当权利放大以后,决策程序正义才能生成,“三公”经费才有望科学合理。预算法修正进行时,并被赋予“薪”使命,不仅是“三公”经费的最好归宿,而且是关住权力的“薪”笼子。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