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毁灭式造城"为何有恃无恐?

2013年12月19日 09:31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常晔

  贵州省黔南州州委、州政府十天时间搬迁拆除州级单位18家,搬迁面积2.3万平方米,拆除1.4万平方米。被拆的单位都在马鞍山棚户区改造规划区域之内,被拆的办公楼根本不是危旧房,有的刚装修完不久。一些并不破旧的居民楼也纳入拆迁范围。

  有个概念叫“破窗效应”,其鼓吹者声称,当砸烂一扇窗户,会带来修理工就业、玻璃生产、工业运输等一系列连锁反应,进而推动社会产值。说白了,就是所谓的“毁灭创造价值”。这种理论看似成立,其实却是以无端消耗社会资源为代价,是一种病态的“发展”,最终会将社会带入“毁灭循环”。

  一些地方的管理者未必知道啥叫“破窗”,但他们晓得大拆能“创造”GDP,大建也能“创造”GDP,怎么都可以归入政绩。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一些地方的马路为啥成为“拉链工程”?这只是各方协调有问题吗?谁能说没有“折腾产值”的意思?还有观点认为中国建筑常常“短命”,这一方面是因为建筑质量有问题,另一方面则是某些决策规划一会一变,某些领导一任一个主意。所以,我们看到各地的“造城”项目此起彼伏,经营城市思维下,卖地财政独占鳌头,房价高企令群众怨声载道,房价控制总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产调控频频沦为空调。

  高层要求本届政府任期内,严禁新建改建政府性楼堂馆所。而贵州省黔南州政府,却打着棚户区改造的名义,“捎带”着就将当地的18家州级单位搬迁拆除。这种“大手笔”既充斥着顶风违规的有恃无恐,又反映出以往类似大拆工程与超标建设办公楼处理的不了了之,甚至还有干部因此被视为“有魄力”而得以升迁。这样的吊诡令人深思。

  虽然一些城市因为拆建“看上去美了”,但依然没有核心造血能力,缺少支柱产业与能够带动实体经济的发展引擎。与此同时,地方财政因为折腾而负债累累,农民被强行转化为市民,却没有谋生的技能,这实际是拔苗助长与驴屎表面光。

  房已经拆了,事已经办了,折腾已成既定事实。对于这样的情况,高层将如何处置?科学发展的贯彻与执行,能允许如此乱搞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