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城镇建设预留未来的发展空间

2013年12月19日 09:3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汪长纬 选稿:常晔

  最近召开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指出,“城镇化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不能靠行政命令层层加码、级级考核,不要急于求成、拔苗助长。”但有些地方在城镇化进程中似乎有一种不可遏制的“大干快上”的冲动,具体到规划建设上,巴不得毕其功于一役,把所有的土地都占上,让所有的空间都布满。这样做,无论愿望如何美好,出发点如何堂皇,但留下的也未必是经得起实践和历史检验的政绩。

  书法讲究“稀能跑马”,绘画提倡预留空白,皆意在避免逼仄拥堵,营造空透灵动的意境和令人浮想联翩的空间。城镇建设也一样,不能满打满算,要今天想着明天、后天,为未来留下一定的发展空间。今天我们在城市建设上之所以有了施展智慧和才华的充分余地,来谱写城市现代化的绚丽篇章,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前人留下了相当的空间。这虽然并非他们的主观愿望而是受制于当时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水平,但毕竟使我们有了纵横驰骋的天地。如若不然,先辈们以当时的知识和技术水平布置满整个城市空间,那么,今天风驰电掣的地下列车、横空出世的高架道路、一跨过江的钢铁彩虹在哪里建?往何处摆?从这个意义上说,前人无意中留下的发展建设空间,也是一种远见,或者说也是一种政绩。

  毫无疑问,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当今城镇建设如火如荼,这自然是好事,但不顾客观条件,恨不得一个早上全部解决向题,就会造成种种弊端。比如规划布局的不合理,建筑型态上低水平的简单重复,城镇色彩的杂乱无序,城市雕塑的粗制滥造,建筑单体外立面的单调乏味,等等。有的工程甚至刚竣工就成为败笔,不仅没有超前,连与时俱进都没做到。这一切都证明了我们的知识局限性、观念局限性、历史局限性。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而是任意挥洒,占据城市所有空间,那么可以肯定,我们自以为在创造辉煌的同时,其实也在播撒浅薄;我们自以为给子孙后代留下了布局合理、功能齐全的现代城镇,其实很可能还留下了更加艰巨的又一轮旧城改造任务。与其这样,还不如有意识地给后人留下一定的发展空间,让他们去写更新更美的文字,去画更新更美的图画。

  邓小平在处理复杂的政治问题时,曾表达过这样一种意思:我们这一代人解决不了,就留给下一代,相信他们会有足够的智慧。历史也一再证明,我们要突破前人,后人也必然突破我们。这虽然主要是讲政治领域里的问题,但城镇规划建设也情同此理。其实,需要留下一定的发展空间,应当成为社会发展、经济建设的一条原则。这是贯彻科学发展观不容忽视的一个问题。

  这次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按照促进生产空间集约高效、生活空间宜居适度、生态空间山清水秀的总体要求,形成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的合理结构。我想,每一座城镇在建设当下的同时,要预留未来的发展空间,也应当是城镇规划建设应有的“空间观”。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