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涨价缓解拥堵"的逻辑令人发堵

2013年12月17日 09: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邓子庆 选稿:常晔

  地铁一张票,2元坐到底,北京执行多年的低廉地铁票价让不少城市羡慕。最近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印发了《进一步加强轨道交通运营安全的工作方案》,提出将制定高峰时段票价差别化方案,并择机出台。《方案》提出,通过价格杠杆分散高峰时段客流压力,降低大客流风险。(12月16日央广网)

  交通拥堵是因交通资源“僧多粥少”,供求不能及时跟上需求,最终造成发“大客流”,如此分析,从逻辑上来说是没什么问题的,但解决问题的根本措施是上调票价呢?这个很值得思考。

  客观上,与提高水价、电价一样,提高地铁票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人们的节约意识,将部分“有事没事坐地铁”者排除出去,但上调票价未必就是解决“大客流”的根本措施。按照专家逻辑,“水荒”提高水价,“油荒”提高油价,现在很多人都没房子,岂不是“房荒”了还要进一步提高房价?

  很明显,通过涨价去缓解交通拥堵有一个重要前提,即准确解答“有事没事坐地铁”者究竟占整个客流量几成?如果说比例很小,通过涨价去缓解交通拥堵,则更像是一个幌子。在笔者看来,在客流量高峰期,“有事没事坐地铁”者比例必然极小,一方面,坐一趟地铁好歹也是两元钱,需要一定的经济成本;另一方面,在每天客流量高峰期想找个座位何其难?谁吃饱了没事愿意上了地铁之后“被挤成相片”?不管从看风景还是享受安逸等任何一个角度出发,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在高峰时段去“坐地铁玩”。

  正因如此,高峰时段票价差别化方案对“刚性”的客流只能徒增经济负担。正如网友所言,“涨价不反对,但是请别打着治堵,防堵的口号,根本问题解决不了。地铁挤了涨价,把人逼到公交挤了再涨价,再回到地铁再涨价。”

  往深里说,公共交通是社会基本公共服务资源之一,就广大百姓而言,公共交通是一个需求弹性几乎为零的产品,没有很好的替代品。专家总不会天真地以为,提高票价之后,部分居民转而不坐地铁,都通过走路出行吧?

  毕竟,地铁公司基本都是国企,交通资源也不是简单的市场产品,它在相当程度上是民生产品,是公益产品。通过合理的票价体现出公平负担与节约资源,是区分国企社会责任与商业利益的准尺。因此,上调票价必须充分考虑广大居民的承受能力,如果只知道通过涨价让部分居民做不起地铁,如此地铁是不拥堵了,那政府和国企负责任的形象何在呢?

  再退一步,就算北京地铁票价两元坐到底确实有问题,确实造成了入不敷出,就算居民也都能接受提高票价,但其前提是公布地铁的运营成本,并且砍掉不合理的成本,然后公平负担。如果运营成本始终让公众一抹黑,就算开了听证会、征求了民意,公众也只不过再次被参加一次“听涨会”而已,涨多涨少,尽在利益方“一家之言”。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