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超生罚款"用在哪须追问到底

2013年12月9日 11:2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奚旭初 选稿:常晔

  今年7月至今,已有24个省份,依公民申请,陆续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征缴总额,共计200.98亿元。但同时,尚无一省份能够公开这笔巨额费用的用途。(12月9日《新京报》)

  社会抚养费俗称“超生罚款”,一年可达到数百亿元规模的“超生罚款”,虽被揭开神秘面纱的一角,然而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无一省份公开这笔巨额费用的用途,更让人联想多多,24个省份一年收了200亿元,计划生育制度实施30余年,全国“超生罚款”收了多少?在此之前,“超生罚款”金额几何,也是“秘密”,后经舆论反复追问,公民申请,才迈出了公开征缴总额的一步,而公开用途的一步,什么时候再迈?

  “超生罚款”无论是收了多少还是用在哪里,本来都该是明白帐,而之所以变成了不能示人的“糊涂账”,原因无非是这么两个:一是这些部门,脑子里有“权比法大”的思维定势,从来没想到过帐本还有什么“糊涂账”、“明白账”,因此也自然想不到帐本要向公众公开;另一个原因,就是根本拿不出明白帐。有人怀疑这笔款项被截留挪用甚至中饱私囊——这当然只是猜测,但解疑释惑,赢得信任,证明自己,都要依靠公开,而遮遮掩掩却必然让人怀疑。

  其实,也正因为是为暗箱,客观上为违规操作留下了空间,人们更担心社会抚养费已成为某些部门“创收”手段,并存在不开票据、私自议价的违法行为……而事实是近年来确有一些地方,由于监督不严,管理不善,在社会抚养费征收过程中“走形”的情况频频发生,征管乱象屡遭诟病。征收社会抚养费具有对超生惩罚的性质,也是为了补偿社会公共资源的不足。然而一些地方颠倒了因果,把征收变成了“钓鱼执法”,为了多收钱而放任超生,搞“降价促销”怂恿超生。本是规范计生,反而成了超生的“合法通道”。

  社会抚养费征收亟须规范。收费应统一,用途须明确,而这首先要信息公开。信息公开不仅保障公众的知情权,也是公众监督的过程。如果一个“超生罚款”讳莫如深,遑论“透明”、“阳光”?不屑公开也罢,不敢公开也罢,今天都已不合时宜。公开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早公开早主动,不公开必被动——不必说什么“何去何从”,因为事实上除了公开,别无选择。让每一分钱都真正用在“社会抚养”上,前提是让数目庞大的社会抚养费公开透明。在改革成为社会共识的当下,社会抚养费仍要做“糊涂账”,已不合时宜。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