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截访赢了"与政绩狂欢

2013年12月2日 14: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海明 选稿:常晔

  人是感情动物,喜怒哀乐想不入于胸次,实在太难。譬如,李白留下“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王安石留下“人生失意无南北”等著名诗句。文人墨客多是性情中人,对于官场来说,感情的理性表达水平显然要超出其他行业许多。即便如此,官员遇到特别高兴的事情,也会喜形于色。

  12月1日,一组接访人员与访民的合影照片在网上披露后,引发关注。照片显示,湖南省常德市临澧县派往长沙接访的两名工作人员,在与患有癌症的访民段新德合影时,面带笑容,并分别摆出“胜利”手势,其手势被网友怀疑为庆祝“接访顺利”。(《新京报》12月2日)

  截访“失败”,参与截访的人员既要受到批评,还要被扣罚薪水;截访“胜利”,参与截访的人员自然名利双丰收。也许对于带队的领导来说,他们要比下属更能理解截访的艰辛,了解截访失败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也只有这样,在取得重大战役性胜利之后,才把上访者当作“俘虏”般进行摆布。网传的截访“胜利”照,尽管俘虏的妻子哭着求他们不要这样对待自己的丈夫,但战胜者们还是坚持要兴高采烈地与自己的“战俘”合影留念,并最终在网上发布。

  利益的存在,决定了社会是个充满矛盾的共同体。政府利益和民众利益的冲突,什么时代都不会消失。作为社会管理的部门,如何调和官民矛盾,体现着执政的文明程度。在法治不够畅达的社会,民众享有向政府部门反映情况的权利。问题在于,民众这种权利若被充分行使,无疑给政府部门增添不少的工作量。况且,民众上访所反映的问题,往往涉及政府部门的利益或权力的滥用。受理这样的信访内容,政府部门间难免会发生摩擦。明白了这一点,才能理解政府为什么在一方面赋予民众上访权利的同时,另一方面又在打压上访行为。尽管信访不再进行地方排名,但上访意味着基层政府的不端行为被曝光,意味着地方政府管理的失职,要想让上访成为一种社会的阳光活动,几乎不大现实。相反,截访,成功截访,成为基层政府的首要工作目标。其他工作做得再好,有人告你的状,已有的成绩岂不是就被冲抵了吗?

  这样,截访,不遗余力地截访,把民意中最强烈的表达方式,给扼杀在摇篮之中,事关地方官员的政绩不被冲淡,意味着地方官员的乌纱帽的“稳定”大业。如此事关紧要的事情,让地方地方不为截访下达死命令,反而有点为难他们了。所以,“截访赢了”,就不是一个人的胜利,而是一个地方政府的集体的胜利;“截访败了”,可能是一连串的官员要遭殃,即便没这么惨烈,地方的许多黑幕可能要被晒到阳光下。可见,截访胜利属于集体的胜利,这种胜利被个别截访的“指挥官”以极端的政绩狂欢形式予以表达一下,也就不为奇怪了。看看截访“胜利”照中那些官员的表情以及被截访回来的“俘虏”的惨相,就知道公民个人权利的现实生态状况究竟如何了。

  不论什么样的狂欢,都不是正常的现象。政绩狂欢,尤其值得警惕。毕竟,真正的政绩应该由后世的史学家来书写,而不是官方的自我鉴定。他们用极端手段取得的政绩,其狂欢的程度越高,民众权利被蹂躏的程度可能就越惨。所以,“截访赢了”,也就成了权利被囚禁牢笼的代名词。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