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冯小刚排斥杂技让人匪夷所思

2013年11月13日 15:1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孙仲 选稿:常晔

  继上月后,冯小刚再次亮相《我要上春晚》最后一场总决赛,并为直通春晚的两组选手颁发了证书。和上次较为沉默不同,昨天冯小刚多次主动开腔,对选手进行点评,而从他的点评中不难看出,冯小刚对京味儿比较浓的节目十分感兴趣,至于选手表演的危险系数较大的杂技,他在肯定的同时,也直言害怕演员受伤,不想再看到了。(11月13日《金陵晚报》)

  据悉,因为迟到,冯小刚当天只看了5个节目。尽管时间短暂,但冯小刚对选手的点评及要求却毫不含糊。西游乐队用现代乐器结合京腔京韵,改编演唱的相声《卖布头》,似乎颇和冯导的心意。在表演结束后,冯小刚立刻要求他们再加一场即兴表演,“你们能不能用你们这种京腔京韵的唱法,演唱一首描写现代的事儿的歌曲。”随后,西游乐队带来了他们的歌曲《时代的早晨》。但这首歌似乎没能打动冯导的心,西游乐队最终落选。

  而另外一组《绝技之花》的表演,更让冯小刚忍不住说了两句心里话。来自桂林的16岁女孩龙贞蒂、龙秋兰,站在高台上,踩着滚筒、鸡蛋、气球等不稳定的物体,进行各种动作表演,看得人心惊胆战,冯小刚说,“看完你们的表演,我特别想说两句心里话。我从看到你一点点上去,我就希望这个表演快点结束,真的担心你们受伤。我们总是把春晚看得太严重了,其实它就是个联欢会。你们这个让观众看着很担心你们受伤,它就不符合一个联欢会的气氛了。而且我也永远不希望看到你们表演这个节目。”

  如果说要求西游乐队用京腔京韵的唱法演唱描写现代事儿的歌曲,能看出冯小刚对京韵风格的喜欢,以及希望把这种节目带到春晚上的心情。那么,他对高难度表演《绝技之花》进行“差评”,甚至永远不希望选手表演这个节目,则让人觉得有点匪夷所思。高难度表演怎么啦,就不能上春晚吗?冯小刚为何如此草率下结论,难道就不怕对选择手不公平,甚至伤了他们的自尊心吗?

  没错,像踩滚筒、踩鸡蛋、踩气球之类的表演,很容易发生意外,也非常令人揪心。类似的高难度杂技节目,在春晚上演出时,确实不如相声小品等节目看起来轻松。但是,这不等于说高难度杂技节目就不能登上春晚舞台。春晚是一个开放的舞台,理当广纳各种类型的节目,包括杂技,是每年春晚必不可少的一个节目类型。只要节目本身没有“硬伤”,尤其是节目能够出彩,春晚就不该拒绝,哪怕是高难度的。

  说是担心选手受伤,实际是怕表演失败。冯小刚执导春晚,肯定立求完美。而且,他给春晚定的基调是欢乐、好玩,而杂技节目,往往带有不确定因素,尤其是踩鸡蛋之类的高难度表演,弄不好就会出现失误,影响整体效果。但是,让人揪心的节目与春晚整体氛围并不冲突,谁说春晚就一定全得是欢乐节目,而不能有其它内涵的节目?有好几届春晚,都安排了“动情点”,以此渲染气氛,不也很好吗?至于说表演失败,那是春晚要求太高,太追求完美,其实观众未必不能谅解。就像《我要上春晚》,都是即兴表演,现场录制,不少选手表演失败过,观众不照样予以喝彩吗?而在春晚上,杂技节目表演失败了,观众就不能接受吗?

  因为担心表演失败,或觉得看了不快乐,便否定高难度杂技表演,这是因噎废食的表现,也是对节目类型另眼相看的表现,更是对选手不公平的表现。冯小刚口出此言,想必是肺腑之言。但我要说,这样的肺腑之言真的值得商榷。冯小刚倡导欢乐春晚,这个没有错,但也不应该拒绝杂技之类的“冷”节目,更不能全盘否定高难度杂技节目及其表演者。怕这样的表演在春晚上不合适,实际是担忧过度,没这么严重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