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教育的伦理困境不该无解

2013年11月3日 12:2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海明 选稿:陆扬

  鲸鱼集体自杀之谜,至今困扰动物学家。动物无法和人类用语言交流,它们为什么会想不开,选择自杀,给我们留下太多的难解之谜。人是社会动物,人可以通过语言描述自己的心理活动。不少选择自杀的人会把寻短见的缘由留给世人。当代社会,自杀的低龄化现象也不容忽视。有的孩子,因为爷爷奶奶没有满足讨要零花钱的要求,结束自己的生命;有的孩子迁怒于人父母,用暴力手段杀害双亲。还有的孩子,因为觉得活着无趣,选择自杀;有的学生因为功课压力选择自杀。每一起类似悲剧事件的发生,都在拷问我们的教育伦理,甚至让整个教育界成为被谴责的对象。最近的类似事件,也不例外。

  “老师我做不到,跳楼时我好几次都缩回来了。”10月30日,四川成都师范附属小学五年级的10岁男孩军军(化名),在课本上留下这句遗言后,从30层高的楼上跳下。事发前,语文老师曾因军军不遵守会场纪律批评了他。1日上午,语文老师见到孩子的遗体后晕了过去。”(《北京青年报》11月2日报道)

  10岁的孩子,按说经历了三年幼儿园教育、一年学前班教育、两年多的小学教育,在六年多的幼儿园、学校阶段,想必也淘气过,老师们也该批评过他。至于为什么这次老师的批评,竟然让他走上了绝路。罚站,美国小学课堂也有类似的Time-out惩罚性措施,按说并不出格;写检讨,可能是字数多了。二选一的惩罚,这种自选式的惩罚,表明当事老师的做法符合教育伦理,体现了课堂教育的人性化。这个孩子的跳楼,不仅给自己的家庭带来灾难性的打击,也给任课老师和学校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相信任何一个老师看到这个新闻,都该绷紧神经,思量自己在以后的课堂上,还敢不敢批评学生。一旦再有前赴后继者,自己岂不是千古罪人了吗?

  人是社会动物,但人是从动物人逐渐过渡到社会动物的。这个过渡期相对漫长,每一个阶段都离不开家长、学校、社会的教育。一个从不受到约束和惩罚的孩子,必然不是一个合法的社会人,因为社会是个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里每个人必须让渡自己的某些自由和权利。遵守课堂纪律和遵守社会规则没有区别,违反了受到警告、惩罚,也是育人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要实现育人的效果,必须赋予教师相应的权利。具体来说,老师在课堂上享有批评权,对于迟到、早退和干扰课堂秩序的行为,批评学生是老师的职责。相反,对于学生违反纪律不管不问的老师,反而应受到伦理的质问。现在,军军这个孩子“忍受”不了老师的惩罚,选择了自杀。家长的维权、舆论的不满和学校的尴尬,相信会让当事老师感到巨大的恐惧。这种恐惧,会传导给整个教育界。如果片面强调学生的生命权,两权相遇取其重,无疑逼着教师群体放弃自己的批评权。这样,任何一个学生都可能因不愿完成老师的课程要求以死相威胁。对此,网友纷纷假设:“我也不想做作业,写不出,老师叫我做作业,我也好想跳楼;我也做不到。好几次想吞药,可是都缩回来了。化学实验真的很难,老师!”类似的尴尬,笔者也曾遇到过。上学期的新闻评论课,要求学生发表作品。当时也有学生威胁我要跳楼,我没有退缩;好在学生只是威胁的话,没有酿出人命案。现在想想,真的感谢我的学生没有让自己的老师陷入困境,没有因为一点挫折献出自己的生命。

  计划生育政策,导致了太多的家庭“小皇帝”;家长对孩子不忍心批评;孩子的任性得到强化,孩子的心理过于脆弱,学校教育的风险在增加。问题在于,如果我们的孩子不知道这个世界会有很多麻烦,自己必须面对许多困难和挫折,动辄以死相逼,教育机构再不履行教育的义务,中华民族的未来岂能光明?老师能不能、该不该批评学生,教育的这个伦理困境问题,不该继续无解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