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红雨靴"遭质疑折射民间公益尴尬

2013年10月29日 09:3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义杰 选稿:陆扬

  遵义籍爱心人士发起的“红雨靴”捐赠行动,先是活动网站遭遇攻击致数据丢失,继而交易平台遭投诉被冻结。据悉,该活动计划冬季前募集1万双雨靴,目前完成还不到一半。(10月28日《贵阳晚报》)

  个人发起的募捐活动备受争议在所难免。善款以及物品的募捐必须有透明的程序和有效的监督,对于这位遵义籍爱心人士来说,既没有在相关部门注册,也没有有效的三方监督,甚至让网友将善款打进自己的个人账户,这样自然难以避免瓜田李下的质疑。

  客观而已,遵义籍爱人人士的遭遇不过是我国千百民间公益人士的普遍经历,一者,民间组织募款困难。中国有公募资格的慈善组织,1000多个公募基金会,2000多个红十字会,5000多个慈善会,背后都是有政府背景。这些政府背景的公募机构,吸纳了全国90%以上的慈善资金。在这种没有钱支持的前提下,爱心人士想扩大自己的爱心成果十分困难。

  二者,身份困难。遵义籍爱心人士面对质疑正在积极与相关方面联系进行注册,但现实问题是注册十分困难,政府对公益组织限制太多,实行“双重管理”,没有合法的身份募捐就属于“非法集资”。

  由此可以说,“红雨靴”遭质疑折射民间公益尴尬。历数由个人发起的公益组织或者活动成功者并不多,比如邓飞发起的“营养午餐”初时也备受质疑,只是后来随着权威人士以及更多公众人物的参与而取得了公众的认可,并最终由国家接力。再一个就是李连杰的壹基金,壹基金初时也面临身份苦难,甚至差点因此而夭折,其之所以能够存活就在于李连杰等人的强大影响力,但必须明晰的是,壹基金的成功是不能复制的,壹基金成为具备独立的法人资格的基金会的前提是,它转身成为公募资格的基金会。有多少民间公益机构能够转身为公募基金的?

  公募、私募基金,公立慈善机构、民间公益组织,公与民的制度区分就注定了,民间公益的尴尬。2011年,广东曾出台《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致力于创新社会管理,但结果呢?行政化与缺乏灵活性导致了这样的规定又成了一纸空文。去年,深圳十余家劳工NGO在多个部门不断上门检查、房东断水断电逼迁的情况下流离失所就是一个明证。

  写到此时,注意到一网友的留言,帖子说“看来,公益还是有钱人的买卖,没钱就老老实实得了,搞什么募捐?”这种现实之下的想法对于我国的公益事业恐怕是一个残酷的嘲讽。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