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150万滞留未归的"人才赤字"警示什么?

2013年10月27日 09:3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汪长纬 选稿:项凌

  新华社25日消息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出现了历史上规模最大、领域最多、范围最广的“留学潮”和“归国热”,然而,截至去年底,我国累计出国留学人数虽高达264万,但留学回国人员仅为109万,出、归“赤字”超过了150万。也就是说,将近百分之五十七的留学人员没有回国。

  出去的多,回来的少,已是多年一贯制。如今已累计逆差达150万之巨,给了我们什么警示呢?

  只注重物质上的优厚待遇,难以产生持久的吸引力。咱们许多地方招聘海外人才的拿手锏多半是许以高薪、洋房,但实践证明,成效不大。何以故?大凡人才,尤其是达到一定品位的高层次人才,物质待遇并非是其选择去向的决定性条件。3年前就有报道,国内一所著名大学用一二百万的年薪和配给豪宅等优厚条件招聘一名学科领军人才,但就是没有人来。这件事至少表明,物质待遇并非是吸引人才的灵丹妙药。想想新中国成立初期,已在国外拥有学术地位且享受优厚待遇的拔尖人才,心甘情愿回来投身国家建设而过着清贫生活的又何止一个钱学森!人们渴望在公平、正义、透明的社会环境中发挥聪明才智,在富有创新的土地上充分施展才干,从而造福国家社稽并实现人生价值,这恐怕是许多学有所成的出国人员的想法。所以,在吸引人才回归方面,只是“物质挂帅”是不行的。

  还有,如何评价和使用科学拔尖人才,也是影响人才去留的一个因素。在官本位思想支配下,自觉不自觉地对优秀科技人才赋一个官职、赐一顶乌纱,便认为是礼遇和重视。岂不知,那些学有所成、在本专业领域极有希望做出成就的博士,被送上了他们本不擅长的行政领导岗位后,基本上学术无望,最终从科学俊才变成了行政庸才,这样的例子并非绝无仅有。有道是,人才放错了地方就是蠢才。陈景润在中学讲台上,连话都说不流畅,但在研究岗位上,他却成为摘取数学皇冠上的明珠——歌德巴赫猜想“1十2”的大数学家。不妨试想一下,如果让袁隆平当县长、市长、省长,哪怕是农业部长,他本人能不能胜任这些行政事务不说,单就对社会和人类的贡献来说,怎么比得上他现在这个专司研究的“水稻杂交之父”呢?全国在职、卸任的省部级官员成千上万,而袁隆平这样的科学家只有一个啊!我的意思是,官本位意识浓厚的环境中,恰恰缺乏人才正常生长的肥沃土壤。君不见一些大学教授也朝思暮想弄个处长当当吗?为什么?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在学校里的地位远不如处长吃香。这样的氛围,又怎么会吸引人才呢?

  还有,这些年来,我们的生态环境形势严峻,空气雾霾、河流污染、食品有毒、土地重金属超标,加之一些官员又纷纷把子女送到国外,在这种情况下,难免不使出国留学人员在回与归的十字路口上踯躅徘徊。

  说到底,要把我国造就成为人才洼地,成为吸引人才的热土,尤其成为拔尖科学人才乐于发挥聪明才智的地方,是一个综合性的“系统工程”,只给钱给房的单打一不行。这是150万滞留不归的“人才赤字”给我们的警示。可以相信,当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的目标充分展现的时候,留学有成的中华儿女回国奉献的热流,你想挡都挡不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