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没有"政商合谋"何来自行车位"宝马价"?

2013年10月23日 09:24

来源:东方网 作者:毕晓哲 选稿:常晔

  位于成都火车北站区域总长278米,可停放140辆自行车、840辆电瓶车的非机动车停放点,在8月中旬被拍出了34.5万元价格后,市民发现这些地方的停车费突然涨了一倍。而根据拍卖约定,承包人在经营期内是不得违规收费的。涨价是否与34.5万元的拍卖价有关?消费者是否该为“天价”车位埋单?(10月22日华西都市报)

  据介绍,这块位于成都火车北站区域,总长278米,1年经营期限,6个停车点位的地方经营权,在此起彼伏的叫价中最终以34.5万元的价格成交,如果算上各项成本,这意味着这个地方一年收入70万元才能保本。140辆自行车车位加840辆电瓶车车位,满打满算一千个车位,仅以一天一个车位收入10元为计,减掉恶劣天气影响,以一年300天收费时间核算其收入至少高达300万元。减掉相关成本及可能的管理投入,这里面仍然属于“暴利”。

  问题核心正在于此。一个看似不合理的“自行车位”拍出“宝马价”,即使正常经营、不乱收费,“保本”或“获利”也是当无问题的,但为什么这类停车场依然会采取违法违规收费、“黑收费”?甚至不惜公然违犯当地的相关“收费规定”呢?一方面,类似的城市管理收费规定,多带有“吓唬”的色彩,大量城市出现停车场管理混乱现象,都是执法执纪不力有关。另一方面,未必不与个别地方政府部门的“吃拿卡要”有关。表面上,一家停车场招标拍卖经营权后,只需一次性向政府缴纳“承包费”即可,然而这只是一个“明面帐”,暗地里的事情可能不为外人道也。两年前网络流传也被媒体证实的“送礼名单”,直指一些地方城市停车场经营商给工商、税务、城管等部门领导的“送礼记录”,说明一些地方公权者是不检点的。

  停车场暴利,以及停车场经营者对普通百姓的“强势”,也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如果说有“一物降一物”的话,政府管理方和相关职能部门就是这些“暴利”停车场背后的“爷”,在更强势的管理者面前,在无孔不入的物价、城管、工商、税务管理部门面前,他们同样是最低层级的“孙子”。过年过节“进贡”,“送礼”,恐非仅仅停车场经营领域存在。年年中秋节等重大传统节日在一些城市出现的“拥堵”问题,都有着商家向政府部门“送礼”的影子。在面临不当的行政权力的“揩油”之下,经营者只能采取一个“大鱼吃小鱼”的方式转嫁这类“灰色成本”。也就是说,这灰暴利停车场违法违规收费的背后,未必没有政府权力分肥后“倒逼”的影响。

  解决“渔利”民众的“暴利停车场”问题,解决类似的“自行车位”拍出“宝马价”停车场现象,治本之道在于约束公权。政府权力检点了,商家经营行为必然自觉规范。政府部门和商家同穿一条裤子,必然对违法违规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宝马车价”停车场,折射一个地方和城市的恶劣管理生态,更是政府公共职能严重缺位的标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