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斩断私欲型产业链了

2013年9月23日 13: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海明   选稿:陆扬

      欲望是社会进步的催化剂。没有欲望的神,只配在享乐,所以虚幻的仙界也就无所谓“社会进步”。这样,任何一个有追求的人,大抵不会真正满足于无欲的所谓极乐世界。没有欲望可怕,欲望过度也不吓人。比如,一个人所享有的社会声誉和社会地位,本该与其社会贡献成正比。对个人声誉和地位的追求并没错,前提是自己的能力和实际贡献应与这样的目标相吻合。对于当代中国人来说,私欲膨胀,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威胁到国家安全。问题在于,这样的危害远没有引起政府部门和个人的重视。私欲膨胀过度,几乎在各个领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最显眼也最经常被曝光的,可能首推学术论文的买卖。学术论文,不仅大学老师和在校大学生需要,中小学老师也需要,党政机关的人需要,企业事业单位的人也需要。需求如此普遍,难的论文的生产。论文本是个人学术研习心得的产物,可能是多年积累、偶有所得的产物。否则,论文也就无所谓创新了。论文的生产比孕育孩子不知难出多少倍,但是各类期刊刊发的论文,相比不亚于新生婴儿的出生比例。这样,要么是国人太有才了,学术研究的发展步伐超出了人口的自然增长速度;要么是人为造假,用障眼法行骗于世的结果。口说无凭,不妨看看下面的报道。

      现在,论文买卖已经形成一个地下产业,以论文买卖公司为核心,写手、掮客、网站、期刊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我国买卖论文2009年规模达10亿元。用反剽窃软件查询,2007年的样本数据中,72%的文章是全文抄袭,24%的论文为部分抄袭,只有4%的文章不存在抄袭。(《中国青年报》9月23日)

      我国的论文买卖不仅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而且年“产值”超过10亿元。这样的GDP数字越是可观,中国的职称大军就越是浩浩荡荡,中国的学术研究就越是荒诞不经。论文买卖成为可观的“产业”,如何给这个早已不是秘密的产业命个名字,我想了一下,姑且称作“欲望型产业”算了。转念一想,不妥。没有欲望就没有产业,欲望型产业岂不是连累无辜?应该叫做“私欲型产业”。但凡真正的产业,总该对社会有所裨益。而论文买卖,包括代写代发,沽名钓誉不说,还坑害单位和国家。如此投机性产业,生意竟红红火火。这样的产业对中华民族的危害,过在当代,害在千秋。若不斩断这样的私欲型产业链条,未来的我们将成为史书抨击的靶子。

      职称,不是每个行业都需要。职称晋升,也不宜用计划思维来年年递增。职称的计划思维,激起了人们对荣誉的过分追求。对学术论文造假的置若罔闻,则又助长了人们的造假行为,助长了论文买卖产业链条的畸形繁荣。最终,越来越多的人丧失了做人做事的道德底线。由此表明,私欲型产业链不被斩断,不要说论文买卖了,每个行业、领域都会充满投机分子。一旦各行各业的投机分子成了主力军,我们岂不是生活在一个“利益恐龙时代”了吗?更恐怖的是,人们意识到了危害,却无能为力。而现在,我们就处于这么一个时代!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