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身份虚假答复"算不算造谣惑众?

2013年9月2日 14:5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选稿:陆扬

      8月30日,青海省纪检委通报6起公职公务人员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和青海省委、省政府作风建设21条措施的典型案例,其中:今年2月13日,玉树藏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周建林私用警车前往山西探亲,在一景区被拍照并在网上曝光。事发后周建林在对玉树州信访局和网民答复中,隐瞒身份,虚假答复。玉树州委决定给予周建林免职处理;对负有领导责任的该院检察长潘志刚进行诫勉谈话。(9月1日《人民日报》)

      这位检察长公然隐瞒身份、虚假答复,受到内部纪律处理可谓咎由自取。只是在当下打击网络谣言净化网络环境的大背景下,仅仅作内部处理似乎不够,“官谣”应当与“民谣”一样“同罪”处理。

      该检察长的公车私用行为,在已被拍照并在网上曝光之后,不是老老实实地承认并改正,而居然还在隐瞒身份、虚假答复,这与公然造谣又有什么两样?其危害不仅混淆视听扰乱了正常的网络秩序,而且严重败坏了党员领导干部的形象。知错不认错,错上还加错,组织若不加及时处理,既不利于当事人的纠正错误,又可能在其他官员中形成恶例,加剧对整个形象的损害,可谓是不查处不足以严明纪律整肃队伍。

      这位检察长公然隐瞒身份、虚假答复的造谣事实确凿,还应与一般网民造谣一样论处。其一,既然有的网友只是转发了最终被认定为谣言的帖子都被警方行政拘留,那该检察长的明知故犯比转发行为存有更大的主观故意,岂不更该被行政拘留处理?其二,为官者是群众的导向牌,本该在行为举止上率先垂范,否则,如果与普通群众一样造谣滋事,那根本没有理由不与“庶民”同罪。其三,组织处理不能取代行政、刑事处罚,甚至我们还要防止一种现象,即官员在触犯法律时会因为已受到组织处理了就以纪律处理取代了法律处理。果真如此,必然违背公理和公平,伤害人民群众的感情,破坏社会安定,可谓是不与“庶民”同处不足以平民愤。

      我们乐见官方严肃查处“官谣”,但这应该只是内部纪律处理,不能以此取代犯错官员本应受到的法律惩处,二者应该是相辅相成的,而不是孤立无援的,甚至以纪律处理“掩护”涉事官员逃避法律的严惩。不一定要求查处“官谣”要重于“民谣”,但最起码该一视同仁、不加偏袒吧。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