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决距案发仅10天,是真的吗?

2013年8月18日 09:48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威   选稿:陆扬

      由于司法部门对于英生杀妻案的细节披露太少,这桩命案对外界仍是一桩迷案。记者注意到,安徽电视台的新闻中,审判长称此案当年一审宣判的时间是1996年12月12日,该时间距案发仅10天。对此,现任蚌埠市中院院长的第一反应是“肯定听错了”。是审判长口误还是破案确实“高效”,截至8月17日晚发稿,各方还未给出答案。(8月18日《京华时报》)

      安徽省蚌埠市男子于英生涉嫌杀妻坐牢17年后,近日无罪释放。1996年12月2日,于英生之妻韩露在家中遇害。如果真是1996年12月12日一审宣判,距案发的确不过10日而已。这到底是“听错”、还是“口误”,还有待于相关方面进一步说明。近年来,从湖北佘祥林故意杀妻案、河南赵作海故意杀人案,到浙江张氏叔侄强奸案、浙江5人劫杀案,冤假错案时有曝光,引起了社会各界的讨论与反思。不可否认的是,破案“高效”往往是造成许多冤假错案的原因。

      以前案件特别是重大的案件,办案机关会面临限期破案的压力,往往会出现刑讯逼供或者只根据口供就结案的现象。司法实践中曾有这样的教训:个别地方在“严打”期间,片面理解“依法从重、从快”方针,有的案件从侦查立案到作出判决,只有短短十几天,更有甚者从案发之日到被告人赴刑场执行枪决,只有短短三天,“效率”可谓极高,但铸成大错却难以挽回。非但如此,一味地强调“从快”、单纯追求诉讼的高效率,还势必影响发现真实等程序正义价值的实现,在客观上放纵了真正的犯罪分子。2012年5月10日早上9点零4分,云南省巧家县白鹤滩镇花桥社区签订拆迁协议的现场发生爆炸,造成4人死16人伤。媒体称案件疑与征地拆迁有关。5月12日,巧家县官方就发布通报称,经现场勘查、外围调查走访及现场监控录像等有关证据证明,这起爆炸案系一名叫赵登用的男子所为。巧家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杨朝邦更是“用局长名义和前程保证赵登用是嫌疑人”。而事件发生后,赵登用的妻子、父母等家人称不相信赵登用身背爆炸物去征地补偿协议签约现场实施爆炸,也不认可赵登用“报复社会”的说法,他们怀疑赵登用被人抹黑甚至“背了黑锅”。事件的最终结果证实了媒体及公众的怀疑。3个月之后真正的犯罪嫌疑人邓德勇、宋朝玉归案,赵登用未参与爆炸案的预谋策划,并且在爆炸中当场身亡,他也是本案的受害人。巧家警方于案发后两天即急急忙忙断定爆炸系赵登用所为,公安局长更是出面“保证”,或许相关部门破案心切,但口不择言的“拍胸部”却只能是“忙中添乱”。

      公正与效率是司法工作的两大主题,公正是核心和根本,效率是基础和保证,两者既对立又统一。高效率应当建立在公正的基础上,确保案件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是效率的前提。破案的效率虽应高度重视,但这也不意味着可以忽略对公正的要求,更不能“萝卜快了不洗泥”。一味地强调“从快”、单纯追求诉讼的高效率,还势必影响发现真实等程序正义价值的实现,在客观上放纵了真正的犯罪分子。不管安徽的这起杀妻冤案“判决距案发仅10天”是否是有据之谈,我们都应当从中得到这样的启示。“7·23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后,有一条微博在网上广为流传:“中国哟,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我们是否也应当呼吁,在某些案件中,也要让一些长官意志色彩浓厚的“效率”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真相、等一等公正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