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景观灯不该只是遇高温的权宜之计

2013年8月11日 09: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稀银   选稿:陆扬

      “喂,我到上海了,我没找到东方明珠,让我先找找!”8月7日晚的外滩观光平台上,一位女游客和家人打电话喊出的这句话,令周围游客生出同感。因为当天申城气温高达40.8℃,再次刷新上海的高温纪录,上海标志性建筑之一的东方明珠关闭了景观灯,在夜色中难觅踪影。不仅如此,环球金融中心、金茂大厦等陆家嘴标志性高楼的景观灯也同步关闭。(8月10日《新闻晨报》)

      在适当需要的时候关闭景观灯,几乎各个城市都有动作,而上海市如果当天最高气温达到或超过38℃时,除外滩地区实行每天亮灯外,本市其他区域停止开放所有景观灯光,以确保市民度夏用电,则来自7月26日《文汇报》刊登的该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发布的《关于调整高温期间景观灯亮灯时间的紧急通知》。今年夏天的罕见高温令东方明珠首次在平日晚上关闭了景观灯,且入夏以来这样关灯的夜晚已达十多天,其节能度夏的环保理念无疑是值得肯定的。

      但令人遗憾的是,为什么只有到了最高气温达到或超过38℃时才要求关闭景观灯呢?毕竟像今年这样的持续高温天气并不多见,关闭景观灯为何不可以贯穿全年且不只受高温影响呢?而这样的“指令”仅来自绿化和市容管理部门,也就意味着他们只对所管辖的街区有景观灯的单位有所限制,而对于更多街市上星云密布的景观灯并不具有控制作用,其所产生的节能效应自然也会大打折扣。

      遇高温关闭景观灯以让电于民,这样提法多少有点落伍。因为更多城市日用电负荷虽然会随着气温升高而加大,但大体还能实现供求平衡,加之近年来各地都在逐步淘汰高能耗制造业,保证了电力供应基本实现供需平衡,随着经济转型升级进一步加快,电力供求失衡现象必然大为改善。所以说,关闭景观灯远非让电于民,而应该具有更多的示范意义。

      显然,关闭景观灯的节能示范作用不可低估。仅以今夏部分高温日东方明珠景观灯在夜间关闭为例,按照暑期景观灯从19时开放到23时的情况看,关闭景观灯每天节约的电量在2000度上下,每天节约的电费在1000多元,金额不算多,但这种节电的示范效应能带动其他楼宇跟进,总体的社会效益是无法估量的。

      但其示范意义更在于,像东方明珠上的景观灯都能适时关闭,必然可以促使更多的城市管理者思考,如何真正意义上从源头控制城市景观灯数量,改变那种“倾力打造不夜城”习惯思维。这样不仅大为减少了光污染,降低了因为过多景观灯产生和加剧的城市热岛效应,而且更符合节约型社会的要求,并在严控政府财政买单的景观灯建设上发挥作用,还会对街市零星店家减少霓虹灯设置和开放起到一定的调节作用。

      可以说,高温天气关闭景观灯只是选择性的权宜之计,根本的还要从源头上控制更多资金和电能在景观灯上的投放。核心的问题则在于,城市管理者不要再把所谓的不夜城视为城市繁荣的标志,此举更不能代替对民用照明设施的建设和管理。只有从简单的让电于民的思维中解放出来,切实调整城市的合理布局,摈弃奢华、浪费之风,把对城市的管理回归到让利于民上来,以市民群众需要出发为第一理念,那样我们的城市可能不再那么光彩夺目,但因此而产生的积极意义却会熠熠生辉。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