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止豪华"官衙"须管好"钱袋子"

2013年7月25日 09:24

来源:东方网  作者:高福生   选稿:陆扬

      7月2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武汉主持召开湖北省领导干部座谈会,在谈到对这次考察点的印象时说,“武汉市民之家”很恢宏、很宽敞。为老百姓服务的场所、便民利民的场所搞得好一点,我看着心里舒服。如果是“官衙”搞得堂皇富丽,我看着不舒服。(7月24日《新京报》)

      “官衙”竞奢,由来已久,屡治不愈。早在上个世纪的1975年,邓小平就发现了楼堂馆所建设中出现的问题,并提出了“楼堂馆所”的概念。1988年9月,国务院出台《楼堂馆所建设管理暂行条例》,首次对“楼堂馆所”的概念给予了界定。自那以来,先后有10个国家级“限建令”文件问世,有关清查楼堂馆所建设的行动也一直没有间断过,尤以2007年和2010年最为严厉。

      不过,高压整治之下,仍有一些地方和部门置若罔闻,把修建豪华“官衙”视为时尚,甚至不惜变换花样应对中央禁令。大到市一级政府和党政机关,小到一些镇、村,陆续有仿“天安门”城楼、“白宫”样式或“亚洲第一”的“官衙”被媒体曝光。伴随着一幢幢豪华官衙的“崛起”,政府的亲和力和公信力也一落千丈。老百姓对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败家子行为,不仅是“不舒服”,而且十分反感。

      豪华“官衙”粉墨登场,不仅是一种严重的铺张浪费行为,更是一种滥用行政权力的腐败行为。其“病症”大致有五:权力炫耀症、安逸糜奢症、政绩饥渴症、监督失控症、权钱腐败症。早在多年前,笔者就撰文指出,每一幢不切实际盲目兴建的豪华“官衙”,就是一封实名“举报信”,照此顺藤摸瓜,保准弹无虚发。这些年来,上级纪检监察和审计部门从网民举报和豪华“官衙”入手,发现了很多“黑洞”,甚至“拔出萝卜带出泥”,在“瓮”中捉到不少腐败大“鳖”。

      豪华“官衙”病屡治不愈,根在政令不畅、禁令不刚。政令不畅表现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一些豪华“官衙”面世前,多是以“学院”、“中心”等名义兴建的,等到“生米煮成熟饭”后,再改头换面;禁令不刚表现在“一律”少,“原则上”、“一般”多。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也仅是转发通知而已,拿不出切实、具体的细化措施。加上一直以来鲜有官员因超标兴建豪华“官衙”被问责、掉官帽,震慑力度不够,导致“禁令”在很多时候成了“橡皮泥”。

      让人欣喜的事,这样的“症结”引起了新一届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早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约法三章”中就明确表示,“本届政府任内,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要求“5年内,各级党政机关一律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楼堂馆所。”同时,严格控制办公用房维修改造项目,并全面清理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办公用房。这样的“一律”让人充满期待。

      在我看来,“严禁”、“一律”之外,更须做好治本文章。豪华“官衙”之所以豪华,根在权力信马由缰,根在公家的钱想怎么用就能怎么用。因而,建立天衣无缝的现代公共财政制度,严格限定预算比例,把一个地方“钱袋子”的掌控权从当地政府和少数“一把手”手中,真正转移到人大手中,应为首选。如此“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央的“禁令”才不会成会“橡皮泥”,百姓深恶痛绝的豪华“官衙”才会遇到真正的“天敌”,纳税人的银子才不会被白白打水漂。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