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刘志军的"家书"纠纠错

2013年6月25日 14: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海明   选稿:陆扬

      目前,原铁道部长刘志军涉受贿6400万元案待一审判决。在监狱里,他对母亲很牵挂,还嘱咐带话给女儿“千万不要从政”。他对律师说,“人生要到60岁才能懂事”。(人民网6月24日报道)

      作为人子,作为人父,作为囚徒,相信此刻刘志军的话没有虚假成分。他对女儿的嘱咐,更像是口语性质的“家书”,是在对女儿进行谆谆教诲。

      在我国历史上,不乏传世的家书。诸葛亮的《诫子书》、曾国藩家书和傅雷家书,涵盖了我国古、近、现代三个知名家书的代表人物。这些家书之所以被后世所传诵,在于家书的作者在告诫子女时,不仅讲出了人生的道理,做事的禁忌,还闪烁着哲理的光辉。例如,诸葛亮的《戒子书》,留下“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名句;曾国藩的“家书”提出了人德八本:“习勤、崇俭、谦谨、敬恕、毋贪、去私、专一、有恒。”感慨于“仕宦之家,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希望后代为人处世“勤于邦,俭于家,言忠信,行笃敬”,凡事应“居心平,然后可历世路之险”。傅雷的“家书”要求子女“得失成败尽量置之度外,只求竭尽所能,无愧于心”。

      反观刘志军的“家书”,也许不是书面文字的缘故,言简意赅不成问题,可惜属于偏颇教育,开错了药方。刘志军告诫女儿“千万不要从政”,与他别人的牢狱结局不无关系。问题在于,从政是从事社会治理的代名词,即在政府机关工作,且担任一定领导职位。这是社会分工的结果,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既然从政是社会分工的结果,这样的工作总得有人来今天承担。刘志军告诫女儿,希望她远离政治,以为只有这样才可以保全自身。问题在于,一个从政者能否保全自身,很大程度上与他们个人的所作所为是否超越法律的红线有关。以刘志军为例,官至部长,完全可以两袖清风,与各种腐蚀划清界限。只是因为自己对权色的贪、嗔、痴,最终葬送了自己。问题在于,刘志军的今天是他个人走歪了路所导致的,与别人没有多大的关联。教育女儿莫从政,看似是作为父亲的肺腑之言,实则是逃避现实的托词。教育子女,不从灵魂上启迪他们,只是用塔布(禁忌)的命令要求他们,未免有点太片面了。其实,不是不能从政,而是不能当“和大人”(和珅)那样的大贪官罢了。

      其实,类似刘志军这样的“贪官家书”还不止一份。比如,据说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在被批捕后,写给儿子如过一封信,希望他“不要追求真理,上级领导提倡的就是正确的”;教导儿子“.不但要学会说假话,更要善于说假话”;告诉儿子“要有文凭,但不要真有知识,真有知识会害了你”,给儿子上的哲学大课是“做官的目的是什么?是利益”……

      有什么样的家教,就有什么样的子女。问题在于,临时抱佛脚式的“家书”,提供的多半了厚黑术或遁世术。这样的“家书”,能不误己子弟已经足矣,说不定还会成为被贻笑大方。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