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解开"出身歧视"这道难题?

2013年5月10日 09:2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力   选稿:陆扬

      这是一个“几乎摧毁信心”的求职季。连续七个月的奔波与等待,顶着“清华博士”光环的陈达,没有拿到一个心仪单位的录用通知。更让陈达崩溃的是,十次求职中的八次,他连第一道的“简历关”都过不了。(5月9日,《光明日报》

      如今,在大学生就业市场上,“好出身”绝不是个新鲜词。近年来,“学历歧视”有愈演愈烈的之势。统计显示,七成多的高校毕业生遭受过就业歧视,90%以上的招聘广告中含有歧视性条款。而许多本科就读院校不是那么光鲜的毕业生们,频频遇到的尴尬——但凡条件好些的用人单位,从高校、政府到事业单位以及国企、民企、外企,都在其招聘启事上都明确强调,“本科非985、211高校,不予考虑”,这种“狠挖出处”的招聘要求,也被毕业生们无奈地称作“学历查三代”。

      日前,教育部明文强调,在高校组织的校园招聘活动、高校发布的用人单位信息之内,严禁发布含有限定985高校、211高校等字样的招聘信息。禁发限定985、211高校等字样的招聘信息,无疑事件好事,但是对“水涨船高”的招聘企业来说,人力资源部门筛选简历时看“出身”难免还是一条心照不宣的‘行规’。就业形势严峻,即使是严禁把学历限定写在招聘规定里,管得住高校,也很难管得住其他用人单位。

      如果许多毕业于普通高校的毕业生在就业起点上就面临歧视,连起码的公平展示、平等竞争的就业机会都难以获得,以致“同等学历不同等待遇”。就意味着卑微就要永远卑微,再努力、成绩再好也没用,这是对“一考定终身”有力诠释。面试时,以能力和素质论英雄就会成为空谈。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社会坚信高考成绩,对专升本、硕博教育不信任?一连串的诘问,让“学历歧视”成了大学生就业中一个解不开的结。“最难考的是高考,最好考的是博士”、“收到的简历都用麻袋装,不定个门槛怎么行?”等调侃,似乎说明了用人单位的心声。面试时,用人单位自然要优中选优,第一学历无疑就是硬性标准,让所有人都来笔试面试也不现实。同样学历毕业生,用人单位没时间、也没必要花大成本论证一个非985毕业的学生就比985毕业的学生优秀。

      我国《就业促进法》规定,“劳动者依法享有平等就业和自主择业的权利”,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提供平等的就业机会和公平的就业条件,不得实施就业歧视”。不同角度换来不同立场,在部分学生那儿看来简单粗暴的“出身歧视”,在用人单位这里却成为最经济适用的评价标准之一,无辜归无辜,规定是规定。“等级”在心中,禁令难免成空。

      人们常说“学历不等于能力”,也常说“英雄莫问出处”。但不少人认为,“第一文凭”的含金量越高,大学生的工作能力也就越高,这样也就出现了所谓的“第一文凭”歧视问题。“出身歧视”背后,是就业市场对教育质量呈现“倒金字塔”结构的敏感反应,也对眼下的研究生教育直接发出了警示。

      毋庸置疑,确实有不少只想靠着文凭“镀金”,却没有相应提高能力的求职者,然而,学生的无可奈何和用人单位的振振有词,在699万迫切需要一份工作的就业大军面前,变得不只是简单的“唯学历论”,而是有着复杂的生长背景。在这样的就业环境下,消灭就业市场的歧视,刻不容缓。很多国家的政府都颁布了一系列法律法规,提出了对几乎所有雇主都适用的非歧视性要求,在我国就业形势严峻的当下,《反就业歧视法》制定迫在眉睫。

      教育部的禁令,能起多大实际作用呢?“出身歧视”这道难题,究竟能不能解开?看来不只是求职者的困惑,也是教育者的难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