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单双杠与鲁迅的"忏悔"

2013年4月10日 09:31

来源:东方网  作者:马子博   选稿:陆扬

      黄昏,操场,单双杠在落日余晖中留下剪影——孩子们对其视而不见,更别提拿它们锻炼身体。不觉然间,曾经流行的单双杠运动已在校园绝迹多年,部分学校的单双杠甚至在规划中完全消失。(《人民日报)4月9日》

      安全,是校园的大事,现在的孩子多是独生子女,没有学校不重视安全,但重视安全是一回事,而一旦“重视”过头了,则变成了“安全恐惧症”。于是,为了避免发生意外,不少学校不但取消了单双杠,还取消了长跑,即便是垫子上的运动,也不敢让学生后翻,怕万一学生没翻过去窝了气……

      按照这些学校的做法推测,他们恨不得学生都变成温顺的绵羊,就象鲁迅先生笔下所写的:“成了一长串,挨挨挤挤,浩浩荡荡,凝着柔顺有余的眼色,跟定他匆匆地竞奔它们的前程”。岂不知,将学生限制在一定的“安全范围”内,对于教育者来说,是没有了责任,可对学生的成长却是不利的。因为太严格限制孩子,无疑是在抹杀孩子的天性。

      更重要的是,没有强健的体魄,他们如何适应竞争日渐激烈的社会环境?如何承担起历史赋予他们这一代的重任吗?一个学生的未来所体现的价值,就像一个木桶的盛水量,多少不是由最长的木板决定的,而是由最短的木板制约的。假如“分数状元”和“健康白丁”同时集于一身,那么我们教育所有的努力就是零!

      鲁迅“向来不爱放风筝的,不但不爱,并且嫌恶它,因为我以为这是没出息孩子所做的玩意。”当发现小兄弟背着自己在小屋子制造风筝时,他把小兄弟的风筝摧毁。但是,成年后追忆往昔,对自己当年的行为追悔莫及,觉得自己无端践踏了小兄弟的“天性”,觉得自己的行为是对小兄弟的“精神的虐杀”。鲁迅的“忏悔”想必教育者都知道,可为何他们仍会噎废食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