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迟退休"的冰火两重天

2013年4月10日 09: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陆扬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党组书记戴相龙在博鳌论坛上表示,养老金缺口很大,靠公共养老金养老根本不行,再次建议延长退休年龄,以及加大国有资产划拨社保的力度,逐步形成政府、企业和个人账户共同组成的养老金制度。

      由于历史原因,并未缴纳过养老金的“老人”领取着“新人”缴纳的养老金,这就是所谓的养老金空账户运行。至于“新人”未来的养老金支付,只能有赖于“新新人”的供给。空账户运行、自己交钱给别人用、养老保险金保值增值能力存疑,导致的养老保险金缺口已成为社会焦点,养老保险的公信力同样面临疑问。

      延迟退休的动议,说到底就是为了节省养老金。换言之,就是让人们多缴纳几年保险费,同时晚领取几年退休金,试图在一增一减之间,缓解社保支付的压力。

      在延迟退休的问题上,体制内人士与体制外百姓的想法,可谓冰火两重天。前者十分积极,后者极为反对。各种缘由耐人寻味。

      对一些干部而言,巴不得多干几年。这一方面是因为对权力与其附加值的恋恋不舍,另一方面则是干部的退休金往往比在职工资少许多——各种职务补助与奖金全没了。事实上,许多退休干部乐得被返聘,或者到其他地方发挥余热,已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个体的“延迟退休”。更重要的是,公务员群体的养老并未划归社保,而是由财政负担,在职公务员无需每月缴纳养老保险,自然不担心能否收回保险成本。在一些干部看来,延迟退休对其有利,让社会职工多缴钱,还能解决社保金不足的问题,何乐而不为?

      与此对应的是,企业与社会职工每月都要缴纳养老保险,而养老保险的支付底线是必须连续缴满15年。如果延迟退休,必然意味着要多缴纳几年的养老保险。鉴于养老金缺口很大,以目前的缴纳水平能否收回投入并实现保值增值尚且有疑问,再让劳动者多缴钱,人们自然不愿意。尤其是目前灵活就业人员众多,许多人无法预料未来能否达到保险支付必须达到的缴纳年限,更为这一问题增加了变数。不少农民工每年底都会在务工地的社保中心排队取走个人被代扣代缴的社保金(单位缴纳部分还不能取),已然说明相当一部分群体对社保持怀疑态度,宁愿选择短视,先落袋为安。

      当然,延迟退休的动议不仅是因为养老金存在缺口,还与我国出生率下降、人口红利减少、老龄社会到来有关。人们可以理解社会面临的困难,但这不代表就会举手同意某些提议。尤其是某些人能够“独善其身”于养老金缺口之外,充实养老金也没有穷尽一切办法时,对立情绪就会更加明显。

      事实上,国企的绝大部分利润仍然留存于企业内部,国资收益划拨入社保更多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公职人员与企业职工的养老金双轨制也备受社会诟病,如何改革、何时改革也未见具体的方案与时间表。在这些问题尚未妥善解决之前,单拿延迟退休说事儿,如何服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