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严死"入法承载民意期待

2013年3月8日 09: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陶崇银   选稿:陆扬

      明知已经无法挽回一个人的生命,仍要使用大量的药物和器械实施抢救,甚至切开喉管,这种延缓生命的做法一直存在争议。对此,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锋建议制定“自然死亡法案”,将“生前预嘱”纳入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议事日程,让已经病到无法治疗的患者平静自然、有尊严地走向生命终点(尊严死)。(3月7日河北青年报)

      由此,我想到了著名作家巴金生命最后的6年时光。这6年,他都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的。据媒体报道,为了延续巴金的生命,医生先是切开巴金的气管,后来只能靠喂食和呼吸机维持生命。这其中巨大的痛苦,我们常人肯定无法想象。就连巴金本人也多次提到“安乐死”。

      “好死不如赖活着。”很长时间以来,这就是人们对待死亡的一种态度。其实,坊间关于“安乐死”的讨论早就开始,但一直存在着法理和情理的双重尴尬。运用好了,它是帮助患者解除痛苦的有效方法,平静地离开这个世界;运用不好,它有可能异化为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工具。毋庸置疑,世界上最宝贵的是人的生命。生命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所以,在涉及到生命权的问题上,“法无授权即禁止”应该成为一种共识。依据现行的法律体系,“安乐死”难免有涉嫌故意杀人的重罪。在现实中,医生因为给患者实施“安乐死”而获罪也已经有了先例。

      需要强调的是,“尊严死”不同于“安乐死”,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和区别。前者是在患者意识清醒或者健康状况良好的情况下,通过具有法律效力的“生前预嘱”,来决定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方式。而后者,则是患者处于疾病治疗的痛苦阶段,已经丧失了自己的意识,由患者家属和医生共同决定以无痛苦的方式结束病人的生命。可见,“尊严死”和“安乐死”最大的不同是“有无患者的意愿”。当下,在我们国家,不管是“尊严死”,还是“安乐死”,都没有专门的法律来加以规范。因为这其中涉及了非常复杂的伦理问题,传统道德和现代法律问题。

      有调查表明,中国人的一生中70%以上的医疗费用,用在了生命走到尽头时延续生命的药物和设施上。比如,有的患者痊愈无望,因为家人的坚持仍通过昂贵的药物和护理痛苦地延续生命。但这也带来一个问题,很多家庭在治疗绝症患者的过程中陷入了经济上的困境。虽然人是有感情的动物,看着自己的亲人放弃治疗撒手人寰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如果我们换一种思维,着眼于亲人的切身感受和医疗资源的合理配置,“尊严死”也不啻为一种特殊情况下的可以被社会所接受的合理选择。

      所以,笔者认为,为了让“尊严死”得到更多的社会认同,有更广泛的民意基础。一方面,媒体应多一些知识普及和讨论。另一方面,相关法律也该及时跟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