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转型与社会之变

2013年2月27日 09:34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陆扬

      春节过后,不少用人单位又面临“用工荒”。“用工荒”既表明“劳动力过剩”正成为过去时,又也折射出劳动者,尤其是农民工群体有了更大的选择主动权,能为自己争取更多的诉求与博弈空间。新华社记者在采访调查后总结,农民工群体出现三大转变:主体从“农民工”到“民技工”,诉求从“吃饱饭”到“要体检”,发展从“讨工资”到“要身份”。

      人往高处走,农民工怀有身份与地位上升诉求,合乎人之常情。加之民主、自由、权利等普世价值的不断普及,农民工的眼界与思想必然发生深刻变化。尽管解决农民工诉求会面临各种问题,但解决问题的过程同时也是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必由之路。人的权益诉求不能被视为负担,而是文明与和谐构建的应有之义。

      企业的运作与发展关键在人。如果企业还是怀着“利用完拉倒,干几天走人”思维,不可能有稳定的劳动者队伍,企业也不会有乐观的发展前景。良好的用工关系是建立在尊重员工、培养骨干、薪职提升、互信共赢的基础之上。农民工渴望提高知识技能,企业也需要技术工人。在农民工升级为技工的过程中,企业不能等着“吃现成的”,而是要“扶上马送一程”。并且,还应培养农民技工中的佼佼者成为管理人才。由此,农民工才能体会到个人价值的提升,参与分享企业的发展成果,对企业的“忠诚度”自会稳固。前辈的成功也会给后来者以进取的示范。有的单位害怕被“挖墙角”,不愿培训农民工,既不利己,又不利人。倘若不信任别人,怎能赢得别人信任?农民工巴不得依法保障自身权益,企业大可与其签订劳动期限协议,实现法制化的权益双赢。

      地方政府也当认识到,从“候鸟”到“定居”已成外来务工者的核心诉求。从暂住证到居住证,单纯的名称变化远远不够,外来务工者为城市贡献了不菲的GDP,城市理当努力为其提供包括子女入学、社会保险、保障性住房等在内的公共服务与福利。管理者须知,城市的文明与发达程度,与富人生活的“滋润度”无关,而是取决于城市如何维护中低阶层的权益,能否提供托底性制度保障,并且给予公平的上升机遇和空间。

      积跬步方能至千里。外来务工者渴望身份平等可以理解,但仍需保持理性。中国式改革的核心离不开“渐进”二字。一切冒进既不符合科学发展规律,又与资源环境承载力相悖。国家的发展目标是实现人民的共同富裕,而不是让“发展中”的资源与资本返回大锅饭式均分。尽管社保并轨、异地高考等的进展不如人们预期中快,但它们终归正在一步步推进。恰是在渐变的过程中,户籍的坚冰也在点滴消融。一些外来务工者通过勤奋努力,已在城里买房买车,成为事实上的城里人,现实的努力远比空洞的索要有意义。

      单从户籍来看,中国仍有9亿农民。但从现实角度,数以亿计的农民工的“属性”已是工人,他们早已不再靠土地吃饭。对管理者而言,必须正视庞大的、已融入城市的“夹层群体”的现实诉求,逐步赋予他们与其身份相符的社会地位。这绝不是“恩赐”,也不是“报答”,而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只有让更多农民变为市民,让中小城镇的大发展分担大城市的压力,让更多从事粗加工的工人升级为中高级技工,中国才能实现从传统农业大国向创新型产业大国的转型,以中国创造、中国品质,向着建设美丽中国的目标坚定前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