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存是"抽刀断水",车改是"釜底抽薪"

2013年2月21日 09: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旭东   选稿:陆扬

      春节期间响应号召封存公车,结果被发现封了两辆报废的面包车,封条日期也由2013年“穿越”回2011年,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公众热议。两辆面包车所属的郑州市嵩山路派出所回应,两辆公务用车去年底申请报废,手续没办完,便按规定封存。警方对将封条日期打错一事致歉。(2月20日《新京报》)

      其实,春节封存公车只是权宜之计,或者说是“抽刀断水”,既便是应封皆封,也只将公车私用放个“小长假”,假期一结束,公务一启动,公车更活跃,当然,私用也乘坐“顺风车”。与其纠结于报废车以及“穿越”,倒不如寄希望于公车改革。社会早就形成共识:彻底的、深水区的公车改革才是解决公车私用的“釜底抽薪”。公车改革已有二十载,各地在探路、在“蛇行”。车改行驶了无数公里,走了很多弯路,可惜的是,始终未找到一条适合国情、卓有成效的“阳关道”。

      公车很疯狂。据统计,2011年车辆购置及运行费达59.15亿元人民币,占“三公经费”总数的六成以上,是公务接待费的4倍,让人触目惊心。“车轮上的铺张”辗碎“三公”品质。国家发改委相关调研报告显示,公车使用有三个“1/3”:办公事占1/3、领导干部及其亲属私用占1/3、司机私用占1/3。公车使用上的“量变”引发公车属性的“变质”。

      车改不能是“一个人在战斗”。云南红河州委宣传部部长伍皓公布公车牌号引起的热议。质疑者称,作为副厅级官员,伍皓没资格享有专车待遇。支持者则认为应当看到体制内此类改革的积极努力,不应过度苛责。伍皓日前回应称,这不是“专车”是“公车”,主动公布车牌是“微改革”。如果全国每个地方、每个部门、每个单位都能坚持“微改革”,就可能汇成改革的最强音。叶青的“一个人车改”苦守数年,始终是个孤本。

      最怕车改“踏刹车”,最忧车改“被封存”,最惧车改“被报废”。车辆有速度,车改同样有速度。换言之,车改不提速,公车不“刹车”。公车改革,需要速度与质量的统一,追求效率最大化。超时改革消耗改革成本,消耗公众信心。充分发挥公众的监督与督促作用,或是车改的关键。公众的“脸色”就是车改的“红绿灯”,并且需要贯穿于车改全过程。在公车改革上,公众有话语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等。惟有让民意当“方向盘”,以民智为“驱动器”,视民权为“加油站”,才能顺利抵达车改目的地。

      公车改革,需要凝聚改革共识,凝聚改革智慧。所有的改革都是为实现社会公平正义“探路”,都是引领公平正义“向前冲”。改革的实践告诉我们,改革必然触动既得利益,会遭到百般阻挠。改革不仅需要勇气与决心,更需要智慧与共识,这就离不开公众的智慧,离不开公众的全程参与。中国改革进入“深水区”,车改的坎坷折射出深水区改革的艰难。放低标杆或削足适履的改革,不是最佳选择;担心甚至害怕公众监督与批评的改革,违背改革初衷。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