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1068个会"需要多重反思

2013年2月21日 09: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玉胜   选稿:陆扬

      记者近日采访时了解到一个真实的故事,沿海一省份某厅局负责人因不堪忍受会议过多,让人统计涉及厅局相关工作全年的开会数量,统计结果令人震惊:1068个!(2月20日《新华网》)

      尽管人们早已习惯于把行政部门发文多、开会多的官场积弊讥讽为“文山会海”,但鲜有人为此作过专门的数据统计。某厅局“一年1068个会”的统计结果出炉,着实让人们大吃一惊:原来政府部门的会议之多竟如人们的一日三餐!“会议依赖症”的严重程度可见一斑。

      有人把“会议依赖症”批评为形式主义,但在笔者看来,这种“形式”背后的根源却是政府部门观念陈旧、手段单一、懒政怠政的官僚主义作风。长期以来,“工作就是开会,管理就是收费,协调就是喝醉”,成为一些单位和官员的行政常态。靠开会贯彻上级精神,靠部署工作任务,靠开会听取下级汇报,靠开会总结工作成效,成为政府部门实施社会管理和落实工作任务的习惯性动作。“开会”俨然成为一些官员的执政“法宝”,三天不开会会就没着没落,两天不见文就心慌胸闷。由此看来,“会议依赖症”病在热衷“形式”,根在懒政思维。

      诚然,就动员、组织和落实工作而言,举行会议不失为重要手段,但会议过多过滥不仅空耗了人们的宝贵时间,也凸显会议召集者黔驴技穷的管理乏术,更极易导致与会人员的审视疲劳和本能抵触,迟到、旷会、顶替、打瞌睡,便是人们心理逆反的用脚投票。为此,许多地方曾尝试减少会议数量、提高会议质量的治理措施,比如,实行“开套会、合并开会”制度,提倡“要想生动,脱稿即兴”的讲话要求,设置“无会月”、“无会周”硬性规定等等。但由于其未从根本上触及执政理念的革心洗面,治理效果并不理想。

      事实上,在信息传播手段日益发达的今天,情报互通、任务落实可以有更多的渠道和方式。比如,利用广播电视、依靠手机网络,开展调查研究等等。尤其是深入基层一线,更能让管理者了解到第一手真实信息,便于提出具有针对性、体现个性化的意见建议。“会议依赖症”之所以屡禁不止,关键在于官员们对“会议”手段的驾轻就熟,材料有人写,落实凭汇报,以会议抓落实既省去了深入基层的奔波劳顿,也彰显出衙门官威的尊贵超群。

      同时,根治“会议依赖症”,还需严把住经费来源和实施制度问责。开会需要经费,严格控制会议支出应该不失为釜底抽薪的治本之策。为会议经费设限和坚持公开透明,或许能因资金匮乏而倒逼会议减少,同时又可堵塞以会谋私的“小金库”来源;此外,纪检监察部门也可把减少会议作为整肃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突破口,对会议的数量与规模设置制度性规定,通过对数量的盘点、质量的审查和经费的审计,实行专题的跟踪问效和奖优罚劣。只要我们痛下决心,持之以恒,坚持理念、制度、监督、问责的多策并举,“会议依赖”就并非不治之症。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