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腕市长"离任引来思考

2013年2月20日 09:35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陆扬

      山西大同市长耿彦波调任太原,不少市民联名挽留。耿彦波主政大同5年,推出了一揽子古城重建计划,要把大同3.28平方公里的古城恢复到明代时的格局。他追求铁腕效率的行事风格,曾招来不小争议。

      耿彦波这类人常被称为“个性官员”,他们的说话方式、行政手法不时引发关注,甚至被质疑顶着红线、打着擦边球。但是,往往是这种人能给太过四平八稳的行政氛围注入催化剂,加速地方面貌与经济的变化。如果群众在一段时间后能够感受到地方的积极转变,个性官员曾经面临的不理解会变为理解,遭遇的非议也可能转化为拥护。

      当地群众挽留耿彦波,倒不一定是因为大同已呈现欣欣向荣的景象,而是大规模的古城复建只进行到一半,人们担心耿彦波走后工程“烂尾”,新官上任再点自己的三把火,由此带来的损失自不必说。幸好,大同市有关负责人表态,政府工作是连续的,政府要说话算数,新官要理旧账,承诺做到“五个凡是”。

      继续古城复建有了着落,但“个性官员”引出的话题却并未结束。

      首先,是法治与人治,此二者在一些人眼中是对立的。但在现实中,徒法不足以自行。法律也好,政策执行也罢,最终要由人来完成。尤其是,法律与政策制定更多是大框架性的,细节的填充以及对政策上下限张力的掌握,还是要看具体操作者的执行能力。

      其次,个性本身是个中性词,个性色彩未必都是璀璨的,个性的决策更不都是正确的。人们曾看到,某些干部在决策时不顾群众反对,强行“霸王硬上弓”,最终项目失败,既耗费了大笔财政资金,又极大地丧失了公信力。这也是为什么高层提出“不折腾”的原因所在。

      问题是,如何区分“不折腾”与“勇进取”?怎样辨别“个性”与“随性”?这才是老百姓对于某些干部行政怀有不确定性与疑问的关键。

      必须指出,社会需要开创性思维,但这不等于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在改革的过程中需要披荆斩棘,但这不能异变为蛮横、暴力、强拆“有理”;群众渴望主政者有魄力与执行力,但必须在法律授权的范围内进行。很多事不能总等到“大局已定”才让群众审视,这不只是监督的滞后,事前不可预知更给群众带来“撞大运”的困惑。从依法行政的角度,再有创意的政纲也必须在实施前通过缜密的考量,并且具有政策和法律的监督保障。

      为了确保一项政策的有始有终,执行者或其团队应保持相对的稳定。即便一些干部获得升迁调任,也不应完全与既有项目“脱钩”。由此,也可实现项目责任追溯的终身制,避免某些人大搞功利的短期政绩。

      在法治的大背景下,协调权力与监督的关系,平衡行政管理与民主决策的比重,是道长久的课题,更考验着行政的成熟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