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要面子,群众活受罪?

2013年1月22日 09:18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陆扬

      image

      广西山区学生大冬天穿凉鞋睡凉席的消息,引发各方关注。不少爱心人士捐资捐物,岂料此前声称没物资来源的当地政府部门,却拒绝设立物资接收账户,并叫停爱心捐助,理由是不想戴上“灾区”帽子。

      这是典型的“当官的死要面子,让群众活受罪”。

      地方行政本来负有社会守夜人之责,行政未能解决群众的疾苦还不算,反而阻挠外界的爱心捐助,让人纳闷某些干部到底是为谁服务?与其说这是不让政府“丢面子”,倒不如说是某些干部极端狭隘的政绩思维在作祟。没有将百姓的利益放在心中,一心只想自己的乌纱帽。在此情况下,地方的干群关系能不紧张吗?

      这同时映衬出某些政绩考核的吊诡——不深入基层考察民生之艰,只重人造数据“看上去挺美”。山区的留守儿童缺衣少食,但在当地的调查总结中他们显然被“屏蔽”了。甚至,孩子们的父母进城打工,还可能被宣传为地方“推动劳动力输出,鼓励脱贫致富”的成果。否则,当地不会对“困难救助”避之不及。一些干部在将问题掩盖子时心照不宣,一旦面临揭露曝料则暴跳如雷,个中的心虚与嘴脸的丑陋,令人既好气又苦笑。

      进一步来看,地方行政其实根本没有叫停爱心的权力,更无权剥夺受捐人接受捐助的权利。行政者在该作为的时候不作为,在不该插手的时候乱插手,印证了权力缺少应有的约束,某些权力的行使处于无边界的状态。

      行政的权力是由人民让渡的,从政治伦理的角度,干部的“天”理当是百姓。但在一些地方这种关系却是拧巴的——如果干部是“青天大老爷”,群众得感恩戴德;倘若干部是“凶神恶煞”,一方百姓可能苦不堪言。当一些地方的干部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并且有能力“以权本位”,被虚化的不只是民主监督,公民权益更已遭侵害。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