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逃票,契约意识"撒落一地"

2013年1月17日 09:43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旭东   选稿:陆扬

      image

      “疯狂地铁逃票无人管,浦东龙阳路仅一个出口,下班高峰,1分钟逃票16人。”日前,一段拍摄轨交2号线龙阳路站大量乘客逃票的视频,在新浪微博上广为传播,并引发了大量网友的评论、转发。昨天下班高峰,尽管地铁管理方已经安排人手整治逃票乱象,民警也在一旁协助执法,但逃票者仍如过江之鲫。(1月16日《新闻晨报》)

      闯、跳、钻,地铁逃票“三字经”。智慧,用于正道,就能释放出正能量;用于邪道,就会积聚负能量。客观地讲,逃票,或有对票价过高的“报复”与“抵制”成因,但更多的是搭乘“免费地铁”的惬意与快感。素质问题“很敏感”,在很多公共事件事情或普遍现象中,我们有“遇到素质绕开走”的倾向,刻意回避公民素质的真实水准。逃票,尤其是习惯性逃票、常态化逃票,我们就不能绕开素质这一关键性问题。孔乙己坚信“窃书不为偷”,我们是否默认“逃票不为逃”?

      地铁逃票,公民的契约意识“撒落一地”。我们尚未跨进“免费地铁时代”,花钱乘地铁,就是花钱“买”交通与服务,公民与地铁服务之间已形成契约关系。买票,是履行契约义务;逃票,则是践踏契约责任。契约社会论有句名言:“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也就是说,自然人的各种活动都必须接受各种契约框架的规范,要遵守一定的游戏规则。从某种意义上讲,市场经济就是契约经济,公民社会就是契约社会。契约意识的或缺,就是将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与道义抛之脑后。

      我们正在建设法治社会与公民社会,都需要契约精神与契约意识。有观点认为,市场经济要求整个社会经济的构建和运行以契约理念为基础,宪法和契约精神分别是市场经济发展的最高法律形式和核心观念要素。公民社会和契约社会有着内在的联系。有人认为,公民社会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以契约关系为中轴,以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为前提的高度理性化社会。社会生活契约化是现代市场经济的必然要求。鉴于此,契约意识与契约精神要成为每一位公民的品质,并成为社会进步的正能量与源动力。

      “勿以恶小而为之。”逃票可以归入“恶小”之中,“省”钱是小,毁约导致的社会危害是大,对契约意识与契约精神的伤害很深。在建设公民社会的“昨天、今天与明天”,我们要敢于正视公民身上的缺点,敢于解剖自己,敢于批评与自我批评。盲目乐观,或者,刻意豁免,都是对公民的不负责任。揪住地铁逃票不放,并非小题大作,而是试图挖掘公民“意识领域”里潜伏的问题,对症下药,除去恶习陋习。期待着契约意识与契约精神乘坐地铁“向前冲”,抵达和谐文明社会的终点站。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