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导"下岗"不能总是"单兵突进"

2013年1月11日 09:48

来源:东方网  作者:瞿玉杰   选稿:陆扬

      1月9日,从武大研究生院获悉,有200余名无经费、无课题、无成果的博士生导师将“下岗”。今后,该校博导岗位数将控制在800~900个。(1月10日《武汉晨报》)

      应当看到,近些年来我国博士教育的迅猛发展,令人喜忧参半。喜的是,据《科学时报》2009年8月1日报道,国务院学位办主任杨玉良在首届全国地方大学发展论坛上透露,我国具有博士授予权的高校已超过310所、而美国只有253所,每年培养的博士人数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学位授予国。忧的是,我国博士教育的整体质量不容乐观,据《长江日报》2010年8月25日报道:全国在读博士生人数10年来增加了4.56倍,但50%的用人单位认为博士培养质量整体上没有进步,甚至有下降趋势;对新进博士创新能力的评价,68%的用人单位认为“一般”和“差”。当此语境,武汉大学200多名无经费、无课题、无成果的博士生导师“下岗”,不过是博士“贬值”和就业不再高端的一个缩影。

      应当看到,我国博士培养质量下降的原因固然有诸多因素,但最主要的因素却在于我国博士教育实行的“博士生导师终身制”和“博士点终身制”。这两种“终身制”的消极作用,表现主要有三:一是一些教授成为博士生导师后就忙于社会活动等非学术性事务,导致在学术研究上“吃老本”、停滞不前;二是一些人在成为博士生导师之后,利用一些高校急于增加“博士点”撑门面的心理“待价而沽”、频繁跳槽,自甘沦为高校申报“博士点”的道具;三是导致“博士点”重申报轻建设的问题,使得“博士点”成为高校向国家要项目、要经费的“赚钱工具”,而不是培养人才的平台。

      应当看到,取消“博士生导师终身制”和“博士点终身制”的重点是取消“博士生导师终身制”。试想,假如一个“博士点”的所有“博导”均被取消资格,那么该“博士点”也就等于自动取消了。正因为如此,近些年来要求取消“博士生导师终身制”的呼声就一直不绝于耳。事实上,在武大让“博导”“下岗”之前,公开的报道显示北大、南开大学、华东师大等高校都曾进行过类似的尝试。现在的问题是,取消“博士生导师终身制”只是单个高校的“自选动作”而不是来自教育部的“顶层设计”,因而这项改革其实并不彻底。以此次武大“博导”“下岗”为例,所谓的“下岗”不过是“暂停”招收博士生的资格而已。

      取消“博士生导师终身制”关键是要剥离附加在“博导”身份上的各种待遇,还原“博导”作为一个工作岗位的本质属性。这一改革,显然需要“自上而下”地推动,而不能指望高校的“单兵突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