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任"是对官员财产公示的鞭策

2013年1月8日 09: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旭东   选稿:陆扬

      据一项调查显示,90%网民对官员财产公示持不信任态度,理由是“灰色收入和转移性财产谁会公示”。上海社科院专家表示,官员财产公示至少应涵盖本人、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公示财产的范围,不限于房地产、存款、现金、名牌手表、名牌衣服等。(1月7日《中国青年报》)

      “信则灵,不信则不灵。”这句俗语在官员财产公示上要改一改——信则不灵,不信则灵。就眼下的财产公示,如果盲目相信,“房叔”就笑了,“表哥”就乐了;恰恰是“不信任”,才可能让未来的官员财产申报与公示制度更“灵”,更具“阳光法案”的价值。这或是信任哲学的新内涵。

      “不信任”是对官员财产公示的有力鞭策。不少地方都在实践官员财产公示,伴之而来的弄虚作假问题也浮出水面。对此,我们要一分为二地看,一开始就希望官员能如实申报,毫无保留地“晒财产”,那是对觉悟和制度的过高期待。各地实践中暴露的虚假申报、侥幸心理等,有人忧心忡忡,其实,这是很正常的,既不必担心制度,也无需忧虑实践。现阶段的“不信任”是驱动力,倒逼制度的完善。

      “不信任”也来自相关制度的制定者与践行者。瞒报财产,缩水财产,将有纪律约束,将有制度惩戒。2012年10月25日下午,广东省委在广州举行“八个行动计划”新闻发布会。广东省纪委常委刘连生表示,《广东省从严治党五年计划》中规定,官员不如实申报财产一律先停职再调查。类似的规定,各地也在相继出台。虽然“先停职再调查”的威慑力量尚不够猛烈,但可以认为是对不如实申报严厉惩处的雏形。

      “不信任”是制度创新与实践纠正的公众诉求。制度的建立与创新,是一个实践出真知的过程。实践的探索,既要遵循制度规范,又不能局限于制度规定,被制度束缚手脚,要因地制宜、实事求是、勇于创新,是辩证统一的。正是有了“不信任”,才更须加速制度创新与实践纠正。针对掺水的公示、虚假的申报,恰恰需要在实践中纠正,在制度创新中避免,从“由无到有”向“由有到真”渐进。

      “不信任”是对制度顶层设计的“预期信任”。2012年12月21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叶青、刘玲、张兆安表示,官员财产公示应注重顶层设计,及早出台专门立法。中纪委表示,我们将在今后的工作中,进一步调研论证后予以借鉴、吸收,总结现有法规制度实施情况,配合全国人大有关部门及早将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立法,可以从大量的官员财产公示实践,尤其是有瑕疵的实践中,获取挤干水分的智慧与力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