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歧视罚三万"关键在落实

2013年1月3日 09:01

来源:东方网  作者:胡艺   选稿:赵菊玲

      《深圳经济特区性别平等促进条例》自1月1日起实施。该条例是我国内地首部性别平等地方法规。根据该条例,企业在深圳招聘时设置性别限制等将受罚。《条例》规定,用人单位在招聘、录用人员时,除国家法律另有规定外,不得设置性别要求,不得以性别、婚姻、生育等为理由拒绝招录某一性别或者提高某一性别的招录标准。用人单位违规,可处三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1月2日《南方都市报》)

      《宪法》第48条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就业促进法》第三条也明确规定,劳动者就业,不因民族、种族、性别、宗教信仰等不同而受歧视。《劳动法》与《妇女权益保障法》也有男女平等、同工同酬的法律条款。但是由于相关法律对男女平等的规定比较笼统、原则,缺乏明确的处罚细则,在现实生活中,性别歧视尤其是就业歧视的现象比较突出。深圳市出台我国内地首部性别平等地方法规,并明确了性别歧视的具体情形与明确的处罚细则。体现了对女性平等权利的重视,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如果相关部门执法给力,将对维护女性权益起到促进作用。

      在现实职场生态中,除非有“拼爹”资本,性别、身高、相貌、婚育、酒量,都会成为女性就业的拦路石。北京大学法学院发布的《中国职场性别歧视状况研究报告》显示:招聘中性别歧视严重,平均每4个女性被调查者就有1个因自己的性别而被用人单位拒绝录用。学历越高的女性求职被拒率也呈升高的态势。

      为了就业,有的女生选择找男友“借船出海”,有的女生选择傍大款,当“毕婚族”。在“女科学家高层论坛”上,教育部原副部长吴启迪曾表示,“受到一些灰姑娘嫁入豪门的电视剧影响,相当部分女大学生出现了傍大款的观念,这是一种悲哀,我感到痛心。”

      女大学生不忙求职忙征婚,傍大款,做毕婚族。这不是逃避现实,拿青春赌明天,亵渎自己的幸福?客观地讲,“做得好”不如“嫁得好”的观念确实对女大学生产生了一定的误导。何况,最高法出台了司法解释:婚后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不动产且产权登记在自己子女名下的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这意味着女生即便傍上大款,一旦婚变,也分不到家产。作为成功女性的吴启迪对女生傍大款感到痛心,提醒女大学生通过努力,做到既“做得好”又“嫁得好”,达到事业家庭双丰收。对女大学生具有励志意义。但是从女生遭遇就业歧视的现实来看,女性傍大款,也有其难言之隐。

      尽管人社部说大学生就业率达到九成,但是“被就业”语境下的就业率含金量让人怀疑。在就业寒冬与性别歧视的双重压力下,女性纵有凭本事敲开用人单位大门的傲骨,可是面对就业难与性别歧视的双重夹击,她们善良朴实的求职愿望又显得苍白无力。

      不可否认,女性怀孕、哺乳会影响工作,还需要休产假、请哺乳假。用人单位拒招女性,似乎算盘打得贼精,但是老板的心眼小过针眼,亵渎了女性平等就业权利和法律的尊严。女性怀孕、哺乳需要付出比男同胞多得多的辛劳,她们因为性别差异还要忍受畸形用人理念的歧视。虽然多部法律规定了男女平等、同工同酬的条款。但是面对用人单位的潜规则与社会歧视心态,法律又缺乏强大的执行力,导致性别歧视仍有相当大的市场。

      对此,女性自立自强,主动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对就业歧视说“不”;政府、学校引导她们树立积极的就业观和婚姻观;都很有必要。更重要的是,政府对性别歧视要有所作为,一方面政府部门招聘要带头清理性别歧视条款,向女生敞开就业大门,给其他单位做好公平“示范”。另一方面要像深圳那样通过立法的形式明确用人单位歧视女性的法律责任,增加其违规成本,矫正用人单位畸形用人观,保障女性平等的就业权利。同时可以考虑出台优惠政策和激励性措施,鼓励用人单位招聘女职工,鼓励女性自主创业,推动全社会形成良好的用人氛围。维护女性就业尊严。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