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民间借贷纳入法制轨道刻不容缓

2012年12月18日 09:40

来源:东方网  作者:侯文学   选稿:陆扬

      2011年10月,长河养殖公司神话破灭,山东邹平县各个高利贷金字塔瞬间崩塌,村民们的暴富梦一夜破碎。据称,全县民间借贷涉及资金高达上千亿,牵扯在内的公职人员数不胜数,因债务纠纷导致30多人死亡。(见2012年12月17日大众网)

      民间借贷放任自流的状态,已经到亟待改变的时候了。

      温州是中国民间金融最为活跃的城市,民间融资规模多达1100多亿。但2011年,温州多家担保公司垮塌,高利贷崩盘致使民间借贷挤兑,民间金融诚信危机四伏,资金链断裂企业频频倒闭,多位老板不堪重负跳楼自杀或跑路,使温州陷入极度恐慌和焦虑之中;紧接着,有地下钱庄1000多个、民间融资规模多达2000多亿的鄂尔多斯,也陷入民间借贷危机,房地产也陷入困境,房价急剧下跌……2011年以来,全国民间借贷危机可谓此起彼伏。除温州、鄂尔多斯外,江苏贫困县泗洪、陕西神木、河南安阳等地,也陆续发生民间借贷危机。

      民间借贷一旦崩盘,带来的危害是多方面的。首当其冲的是伤及经济,特别是对中小企业产生直接冲击。因为中小企业很难从正规银行贷到款,只能从民间融资,若发生债权人挤兑现象,导致资金链断裂,企业很可能就此垮掉,温州、鄂尔多斯等地发生的情况证明了这一点。民间借贷崩盘,也会影响到民生。山东邹平县1700余口人的霍坡村在当地是经济强村,一般家庭每年纯收入在3万元至5万元不等,平均积蓄10余万元,在民间借贷这场“游戏”中,80%的村民参与放贷最终却换来一场空,这个村经济因此倒退10年。民间借贷崩盘,还会导致刑事案件发生,危及社会稳定。邹平县因民间借贷纠纷导致30多人死亡的事实,可谓触目惊心,有的是欠债者杀死债主,有的是债主杀死欠债者,有的是民间融资机构合伙人内讧杀人,有的是债主之间火拼致死。

      大量事实告诉我们,加强民间借贷管理已刻不容缓,这需要从多方面入手:要加快民间借贷立法。我国金融资源的有限性,正规金融不可能包打天下,民间借贷已成为小企业和个人获得资金的重要途径。因此,对符合规范的民间借贷应予以鼓励,但须加快立法,将其纳入法律轨道;要加快金融制度改革。我国融资市场一直处于双轨制状态,体制外的企业融资成本一直很高,而体制内的企业一直享受基准利率的融资成本。为改变这种状况,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刻不容缓,目前这一改革已经启动;要加强对民间借贷的总量、利率、投向等动态跟踪把握,按照“新非公经济36条”明确原则方向,引导更多民间借贷资金合规投向实体经济,对不同类别民间借贷明确监管责任;要坚决打击集资诈骗、非法集资等金融违法犯罪活动,在有效防范民间借贷的潜在风险的前提下,发挥好民间借贷在服务中小企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党的十八大提出,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健全促进宏观经济稳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现代金融体系,加快发展民营金融机构,完善金融监管,推进金融创新,维护金融稳定。温州、额鄂尔多斯以至山东邹平民间借贷接连崩盘的事实警示我们:把民间借贷纳入法制轨道,已经不容再拖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