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白喜事"紧箍咒"难管官员"七十二变"

2012年11月2日 09:3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英锋   选稿:陆扬

      给孩子办满月酒、结婚宴请,这些要先打报告;一场婚礼,宴请亲朋人数一般要控制在200人以内……从明年1月1日开始,浙江温州的领导干部操办红白喜事,头上要多一道“紧箍咒”了。10月30日,温州出台了《关于严格规范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暂行规定》,对操办规模场次、邀请对象和礼金收受等,都进行了相应规范。(11月1日《钱江晚报》)

      从表面看来,温州的这道红白喜事“紧箍咒”面面俱到,有一定的气场,有一定的震慑力,而笔者则担心,“紧箍咒”只是看上去很美,难以管住官员的“七十二变”,难以对官员产生真正的制约力。

      诚然,“紧箍咒”中规定了令大操大办红白喜事的官员头疼的罚则,但罚则的发威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纪检部门能够发现查实官员大操大办的行为,可是发现查实往往并不容易。“紧箍咒”中给出了两种发现的途径:其一,报告制。这种依托官员自我报告的监督方法与依托官员自我申报财产的监督方法是一样的,基本属于书面审查的范畴,缺乏实质审查,官员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即便官员瞒报、假报,也很难暴露出问题。其二,定期公示制。公示的媒介是政务公开栏和局域网,由于政务公开栏大都设置在各单位内部,局域网就是内部网,公示范围有着很大的局限性,单位之外的人不容易发现并关注公示内容,单位内部的人又很少“内讧”,因而,公示的作用也有很大的局限性。

      当然,纪检部门有调查的手段,但如果官员在压力之下练就“七十二变”的本事,那么,纪检部门的调查也会遇到很大的阻力。比如,官员把宴请活动以更隐蔽的方式分割开来,就规避开了“限场”的咒语;一些宴请对象具有多重身份,既是管理对象,又是亲友,官员以此解释,就可打擦边球,避开“限人”的咒语;官员暗中收受礼金不记账,一些管理服务对象等只偷偷随礼不参加宴请,就在一定程度上避开了“限礼”的咒语,且不会留下什么明显痕迹。对于这些“变化”,纪检部门光说“不准”,如何监督?另外,官员举办红白喜事活动的现场嘈杂,人员复杂,流动性很强,在现场甄别统计取证的难度极大,遑论事后,如此,官员还可以趁乱作出其他很多种“变化”来应对“紧箍咒”,这些可能的“变化”都削弱了“紧箍咒”的威力。

      温州制定官员红白喜事“紧箍咒”的思路是正确的,值得赞赏,但温州还应该把“紧箍咒”收的更紧一点,推出更有效的细则性监督措施,比如,把官员的报告内容设计得更加具体,增加对报告的实质审查程序,把官员举办红白喜事活动的公示放到互联网等更大的媒介,做到提前公示、及时公示,等等。另外,遏制官员大操大办红白喜事活动,功夫还要用在红白喜事活动之外,官员在举办红白喜事活动中的所有违纪行为都是基于权力寻租或权力失范,如果我们下决心管住管好官员的权力,官员的权力对某些人失去了“用处”,失去了诱惑,那么,这些人就不会去给官员捧场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