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看待校园版"窃听门"

2012年10月23日 14: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海明   选稿:陆扬

      三年前,深圳市南山区前海学校设立心理情报员,从各自班级里收集到的信息,每个班上有两名学生,他们除学习外还做着地下潜伏工作,注意观察同学情绪与心理变化,然后,每周定期向老师提供情报,以便老师及时了解学生心理动态。(《南方都市报》10月23日报道)

      学校为掌握学生的动态,雇佣学生当起秘密情报员,搜集、汇报他们获取的信息。在校方看来为管理便利,这种做法并无不妥。从法律和伦理的角度看,显然很不得体。人人有隐私,未成年人也不例外。隐私受法律保护,不许任何机构通过非法手段窥探公民个人的隐私。作为学生,不论年级高低,承认他们的隐私权,尊重他们的隐私,这是家长、学校和社会的义务。前海学校设立心理情报员,用潜伏的形式秘密侦听其他学生的私人信息,属于校园版的“窃听门”,这属于丑闻,没有丝毫值得炫耀的资本。遗憾的是,不论是学校还是媒体,未能及时意识到这类窃听的违法性质,自然也就不会当成丑闻呼吁社会关注了。

      学校教育,首先是向善教育,其次是守法教育。前海学校的校园版“窃听门”,既不向善,更不合法。安排学生潜伏在同学之间,用秘密手段记录同学的言行,这种行为看似神圣,实则属于向恶的教育。打小报告,在我们这里有着很长的历史。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这般厚黑学的东东,作为人性恶的东西,有些人天生就有这个癖好,有些则是后天习得的。学校教育,有义务告诉学生善与恶的概念,甄别善与恶。人类知的欲望没有止境,但知的手段必须洁净。否则,目的哪怕是善的,其结果也是恶的。如果学校鼓励孩子打探自己同学的信息,汇报学生的信息,无疑是唆使学生出卖朋友。这种教育一旦潜移默化到孩子的心灵深处,长大后他们会不会继续把出卖朋友当作一门生意来做,想必不该是危言耸听。如果人人喜欢告密,人们的安全感没有了,社会的信任度降低了,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在增加。如此结局,不知校园版“窃听门”的导师们可否想过?

      前海学校并不孤单。就我所知,大学校园也有信息员,这些信息员的职责虽打着舆情搜集的名义,但其性质和前海学校的情报员并无两样。有的学校,甚至是有偿犒劳信息员。不论哪种情况,从伦理的角度来说,这样的舆情搜集都属于越位,应该受到谴责和约束。否则,卧底教育的后果,还得我们自己来品尝。诚如网友所言:“有意识的关注学生心理变化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如此的方式只会造成人与人之间更多的猜疑和不信任。心理咨询是件正常的事情,如今却演变成了间谍工作,这绝对不是件好事情。”

      把校园版“窃听门”上升到丑闻的高度,上升到违法的高度,禁止任何窃听他人合法信息活动,应是当务之急。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